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美丽奇迹】(14)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14)作者:剑走偏锋1219
字数:40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14一家人

   所谓故乡,是一个从来不曾离开,但永远也无法回去的地方。

   胡蔚从睡梦中醒来,深切的感受到这一点。

   他梦见了那座城市,雨量适中、四季分明的城市。曾经,数代王朝在这里建 都,它有过一个梦幻的名字:长安。

   离开的那一年,在胡蔚的记忆中早已模糊。回去的那一年,也未曾存在过。 『故乡』一词,在他这里竟成了空泛。

   朦胧中,仿佛听到了那旋律那首歌:风路过的时候没能吹走这个城市太厚的 灰尘,多少次的雨水从来没有冲掉你那沈重的忧伤,你的忧伤像我的绝望,那样 漫长……

  我思念的城市,许巍写给西安。

   到北京寻找的是什麽?

   这个极其空洞的问题又开始袭击胡蔚。

   离开家,离开那熟悉的城市,出来找寻的一度似乎是梦想与财富,可都得到 了,却发现并没有意义。而在此过程中,丢了的东西太多太多。好比,家。虽然 从小到大胡蔚并没有一个传统意义上完满的家,但,那也比没有强。他就连这麽 丁点儿的幸福都给丢了。

   昨天,当齐霁说出,我在等你,我喜欢你,胡蔚有所触动,也是因为一种跟 家一样的味道侵袭了他。住在齐霁这儿,胡蔚是踏实的,是有著某种归属感的。 但这究竟源於什麽胡蔚并不懂得。所以,当齐霁传达给他某种情感的时候,他被 撼动了。诚如齐霁说的喜欢他,他,也该是喜欢齐霁的。这种喜欢与往昔那种浮 躁与糜烂的生活状态中肤浅的肉欲是完全不同的。这是由心开始的一种温暖蔓延。
   胡蔚翻了个身,手搭在了背对他的齐霁身上,抱了一会儿,就又困了。
   阳光覆盖眼睑,齐霁的眼皮动了几下,光渗透进来,他半眯缝著睁眼,房间 里的一切开始渐渐清晰起来。

   身上有一点点重量,齐霁还在试图爬出睡梦。有那麽好一会儿,他的脑子才 开始运转。肌肉略微有些酸疼,昨夜性事过後的後遗症。

   待到看清,齐霁发现身上的那点儿重量来自胡蔚的手臂,他从身後环著他, 他的前胸贴著他的後背。

   齐霁是尽量轻的拿开那只手的,以至於昏睡的胡蔚没有丁点儿反应。

   摸过床头柜上的烟,点燃,齐霁半坐了起来。

   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地板上,地上的拖鞋整齐的躺在那儿。

   烟过半支,齐霁去看胡蔚,他侧躺著,身体的流线堪称完美。齐霁先是摸了 摸散落在床上的黑发,又去抚摸那人宽厚的肩,接著,是光滑的背。胡蔚没有醒, 睡的很沈。

   昨夜的情话仿佛依稀还在耳边,这让齐霁又红了脸。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为 什麽他生的这麽腼腆。

   话语是一道连锁反应,藉由那些喘息与情话,齐霁顺著就听见了自己的呐喊: 为什麽什麽都不问!

   这话让现在的齐霁听来很有自嘲的味道。为什麽会说出那样的话呢?颇有些 贼喊抓贼的意思,即便现在再跟易可风坐在一起,那丝已被强压住的爱慕还是会 微微抬头。齐霁从未见过易可风的BF,他不知道究竟是什麽样的男人可以吸引 住那麽优秀的一个人。但,无论是何种反正也不会是他这一种。齐霁对此是心知 肚明的。

   上下的摩挲著胡蔚的背脊,齐霁渐渐回过神。他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想到易可 风干嘛。这不是无中生有嘛!该打。他现在是跟这个人在一起的,也是第一次跟 谁在一起。以前的情愫,就埋在土壤里吧,也许生根但不会发芽。

   手机大唱著响起,齐霁又给吓了一跳。还是胡蔚的手机,还是那个来电显示: 温屿铭。

   胡蔚也听到了电话响,伸手就往床头柜上摸,齐霁递给了他。看看表,还不 到十点。

   「喂?」胡蔚对睡梦再次被打断表示出了烦躁。清晨他已经醒过来一次。
   「我希望你半个小时内到公司。」

   只有这一句,电话戛然而止。

   胡蔚听到了盲音,可还是回了那句:做梦吧你。

   「怎麽了?」齐霁看出了胡蔚的烦躁。

   「妈的。」胡蔚起身,去摸烟。

   「……」

   「不是骂你,骂那神经病!昨天干到那麽晚,现在九点多不到十点又告诉我 半小时内到公司,他以为他是谁!」

   「呃。」

   「到底有没有脑子?飞也飞不过去吧?」

   「工作要是这麽不顺……咱就不做了。」齐霁捏了捏胡蔚的脸。

   「你不是希望我干点儿什麽吗?」胡蔚笑了笑,下床,开了衣柜。

   齐霁看著那赤裸的背影,被噎个半死,「……我,我没这样说过……」
   「有些想法不一定非要说出来。」胡蔚套上了衬衫。

   「我……」

   「你没错。人不该混著,总要找出件想做也适合自己做的。」

   「呵呵。」

   「你再睡一会儿吧,我出门。」

   「醒了,你路上慢点儿,到不了也别死赶。」

   「嗯。我还不是神经病。」

   胡蔚站在温屿铭面前是五十分锺後,温屿铭瞅著他,直视眼眸。胡蔚一点儿 不慌张,回视过去。

   「为什麽要换那个帽子?」

   「不协调。」

   「你只负责装饰和布置。」

   「不好的也要按照图纸来?」

   「你有什麽资格说那是不好的?」

   「长眼睛对服饰有一定见解的人都能看出来。」

   「你再重复一遍这句话?」温屿铭挑眉。

   「我相信你听见了,我想我没必要重复。你交给我的工作我都尽力去办了, 但我不是傀儡,如果你需要一个傀儡,另请高明吧。」胡蔚说完,转身想离开。 他就是这麽个性格,勉强不来也不甘於在蠢材手底下混饭吃。

   「我让你重复……」温屿铭不紧不慢的开口,「就是想听你说那个长眼睛。 长眼睛为什麽看图纸意识不到?一定要装扮出来才发现有问题?二五眼也是长眼 睛的,是吧?」

   胡蔚猛地回头,发现温屿铭在笑,笑得很自然。

   「收敛收敛你的傲气,你现在还不够那个资格。」

   胡蔚抿了抿嘴唇。又是无法反驳。是啊,看图纸怎麽看不出来?

   「你先坐下,然後看一下这个。」温屿铭动了动手指。

   胡蔚坐下,接过了温屿铭递过来的资料。

   「这是十一後要大力宣传的冬季新品。展示的服装是这些。我需要你做两套 方案给我。这个方案要根据展示的条件与环境确定,大体上包括展示场面的色调、 结构与模特姿势。细节你可以任意决定。展出的地点也有详细说明,你是去考察 过的,但我建议你再去看看。」

   胡蔚看著资料,又抬眼看看温屿铭,越过他,看见了他身後那展板,这会儿 又是便签密密麻麻了,可他第一次过来时候温屿铭题的那些大字还在。

   「你……为什麽让我倒著来?」胡蔚瞪著那些字儿问。

   「自己琢磨。」

   「……」

   「对了,你可以去後勤申请一张桌子了,让他们搬来这个房间。」

   「哦。」

   「今天你可以休息,明天过来上班,咱们这个部门没有上班时间规定,看你 自己的习惯。」

   「那个……我还不会用制图软件。」胡蔚抓头。

   「你有纸笔。」

   「不是听说效率不好吗?」

   「那你就按需要学喽,这又不是我能教你的。」

   靠!胡蔚心里只有这一个字儿。

   去後勤申请了桌椅电脑等设备,後勤部的小敏同情的看著胡蔚,「温sir 那人很不好相处是吧?他都赶走了好几个设计师了。」

   好麽,群众眼睛果然雪亮,这厮风评真差。

   正窃喜,手机响:芬姐。

   「你都回来了?」

   「今天早上到的,还没去公司,你还好?适应吗?」

   「我怎麽听出来讽刺的味道了?」胡蔚皱眉。

   「哈哈哈哈……」芬姐爽朗的笑,「屿铭那人比较苛刻,但是跟著他,你能 学到真东西。」

   「比较这词儿恰当吗?」

   「恰当,跟他我也说的是你『比较』孤傲。」

   「我听出来了,两头和稀泥。」

   「胡蔚,我知道你不怕吃苦。」

   「嗯是。」

   「所以,慢慢磨练吧,我希望你能有所建树。」

   「谢谢姐垂青。」

   「我好像也听出来讽刺了……」

   「你那是时差还没调整过来,头脑晕眩。」

   跟芬姐说了几句收线,又跟後勤确定好,胡蔚才离开。

   坐上地铁,胡蔚想了想这阵子忙都没给齐霁做什麽好吃的有些内疚,所以决 定今天晚饭好好煮一顿。但其实他是不知道,齐霁要求很低= = 齐霁刚开始工作 不久就接到了孙教授的电话,这让齐霁很意外。老先生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这……不是还要得瑟之前相亲那事儿吧?

   「喂?孙教授?」

   「对,对,是我。」

   「您好啊。」

   「你这孩子怎麽总这麽客气?」

   「……」齐霁语塞。

   「最近手里的工作忙不忙?」

   「还可以。」齐霁如实回答。

   「不忙就最好,周五跟我走一趟西班牙。」

   「啊?」

   「咱学院又有个考察项目。」

   「关键……」齐霁犯懵,「我都不是咱学院的人了……」

   「你认为我老糊涂了?」

   「……」

   「哈哈哈哈……这次我们去五个人,都没有精通西班牙语的,我就提议找你 过来当翻译。」

   「哦。」

   「你这孩子没点儿热情!别人听了要跳脚的你就一个哦!」

   「呃。李教授……不去?」

   「她要是去我还找你干嘛!她课排不开!」

   「那我知道了。」

   「你就不能高兴点儿吗?」

   「我……」

   齐霁心说了,我能高兴吗?我情愿窝在家里。

   「咱们去半个月左右,这边出费用,你还可以额外赚取一份!」

   「谢谢孙教授。」

   齐霁挂了电话就开始皱眉。谁都当他是随传随到那个= = 虽然,他就是吧。 谁让他吃百家饭……

  西班牙啊。齐霁想想。半个月啊。齐霁想想。见不到胡蔚啊。齐霁想想。吃 不上胡蔚做的饭啊。齐霁(T。T)

   「我回来了。」胡蔚一点半进的门。胡噜胡噜猛男,抱抱小纯,这才换鞋进 屋儿。

   齐霁书房的门关著,胡蔚过去敲了敲,推开。

   「回来了?」齐霁回头。

   「嗯。」

   「脑门上都是汗。」齐霁笑。

   「是啊,大中午的折腾!」

   「辛苦了。」

   「你假吗?」

   「……」

   「不打扰你了。」

   「诶,胡蔚。」

   见胡蔚要出去,齐霁站了起来。

   「嗯?」

   「我周五要出差。」

   「哦。」

   「要去半个月左右……」

   「挺久啊,去哪儿?」

   「西班牙。」

   「不错不错。」

   「你有什麽想要的吗?」

   「我想想……」胡蔚凝眉。

   齐霁有点儿心慌,你可别要啥我得把自己当了的= = 「带块儿斗牛的红布吧。」

   「啊?」

   「嗯,就要那个。」

   「你要那个干嘛?」

   「回来斗猛男。」

   「……」

   「你忙,我去睡会儿,醒了给你煮螃蟹。」

   「真的!?」齐霁眼睛一亮。

   「正好是螃蟹的季节了嘛,这还能有假?」

   「那再买点儿虾吧。」

   「想吃了?」

   「嗯。」齐霁猛点头,「还要油焖的!」

   胡蔚瞅著齐霁,「……我为什麽忽然觉得你胖了?」

   「……」

   怎麽吃都不胖的人──真混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