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生物原虫】(24-25)作者:qinqiyan】
【生物原虫】(24-25)作者:qinqiyan】
字数:108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4、郑宏的请求

  听我这么一问,陆阿姨一愣,脸上就是一阵绯红,双眼瞪大直勾勾地盯着我,满是惊讶与疑惑。

  足足看了我有一分钟,她才缓过神来,问道:「你……你……听说了什么……侨侨知道么?」最后几个字说完,她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一样,整个人都蔫了下去。

  我急忙过去扶住她,她软软地靠在我的怀里,我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听说,吴侨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我个人的推测而已。」

  陆阿姨抬头看了看我,似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在说谎,我也毫不闪躲地和她对视着,陆阿姨这才说道:「你这孩子……心思倒是挺灵活……这种事……唉……」说这话时她脸上满是哀怨。

  「我也是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也算不上心思灵活,这都是教训导致的。」我安慰道。

  陆阿姨看着我,也不说话,似是鼓励我说下去,于是我说道:「阿姨,这种姿势……不合适吧?我还是坐在椅子上说吧。」

  陆阿姨一看,她还在我怀里,急忙坐起来,靠在床帮上,捋了捋鬓角垂下的两缕发丝,尴尬地一笑,说道:「你看阿姨,突然就身上没力气了一样,让你见笑了,你……你能告诉阿姨你是怎么想到的么?」

  我说道:「这个……今天早上吴侨跟我说要来你家吃晚饭,我就觉得有些奇怪,我跟吴侨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这种程度,虽然她跟我说的是让我来给她补补课,可是这里有未免有些牵强了。」

  陆阿姨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我又道:「当时我问她是在什么情况下阿姨你提出要我来吃饭的,她说你问了她关于刘震打我的事情,然后又说了刘震被我踢了的事情。我便有些想法,会不会跟刘震有关。后来我又问她刘震是不是来家给她补过课,她也说过有,进一步让我肯定了我的想法,但是真正让我确定刘震一定对阿姨你行过不轨之事确实另一件事。」

  我停下又不说了,陆阿姨急忙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当我告诉阿姨你刘震被我踢得已经再也不能做一个男人的时候,阿姨你的表情以及言语告诉我,刘震必然……那种真实的情感,是只有在确确实实有事情发生之后才会有的流露。」

  说到这里,我听到了一声抽泣,抬头望去,陆阿姨正在擦拭着眼角的泪水,鼻头红红的,一抽一抽的吸着气。

  我急忙抽了两张面纸递过去,陆阿姨接过面纸说道:「不错……刘震他们那几个畜生……要不是……要不是为了侨侨……我真恨不得一头撞死……」

  说完她抑制不住一般,将被子往头上一蒙,趴在床上大哭起来,但是却仍然低低地哭着,生怕吴侨听见。

  我赶忙过去轻抚她的背,说道:「阿姨,你别伤心了,刘震他……」我想说已经不行了,可是今天放学时刘震的那个表情,分明就是欣喜若狂,他的性功能一定是恢复了,那……不知又有多少良家少妇要落入这几人的贼手,我这岂非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了?

  「他……他……他不行了!」想想我还是违心地说了这句话,也许此时这种话没有多大用,却也是对陆阿姨的一种宽慰吧!

  陆阿姨缓缓止住抽泣声,掀开被子,满脸泪痕地望着我,说道:「真……真的?」

  我看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咬咬牙道:「真的!他亲口说的,打我也是因为这个。」

  陆阿姨坐了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说道:「好,你这也算为民除一害,只是不知道另外两人会怎么样,他们就没有刁难你么?」

  我冷笑一声道:「那两个小瘪三也得敢啊!刁难我?让他们全都成废人。」
  陆阿姨凝神看着我,一言不发,看得我心里毛毛的,心想:唉,不应该说这种话的,我一个小学生凭什么敢说这种大话啊。

  「小俊,你刚才说教训导致的,是怎么回事?」陆阿姨脸上仍然是狐疑。
  「额……阿姨,总之是发生了一些事,这些事一来让我知道了让我知道他们三个绝非好人,个个是色中饿鬼,二来也让他们知道了我的厉害,对我有一些忌惮。但是具体的情况我不方便告诉阿姨,你只需要知道,他们,拿我没辙。」
  陆阿姨点点头,缓缓说道:「真羡慕张老师有你这样一个儿子能保护她。」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一下子就猜到事情跟我妈妈有关,我也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接着道:「陆阿姨,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陆阿姨表情有些纠结,这种事毕竟是家丑,换了任何人也都不方便说,我见她这样,说道:「是不是……迷药?」

  陆阿姨一惊,瞪大眼看着我,我以一种询问的眼神回去,她闭上眼,默默点了点头。

  「唉……是刘震和孙明还是刘震和郑宏?吴侨是不是被他们某一个留在学校?」我也知道揭他人伤疤有些残忍,但是我还是需要知道这些事情。

  陆阿姨眼角又流出泪来,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刘震和郑宏,孙明找了个理由把侨侨留在了学校。」

  只怕这三人就是这些套路,我问道:「那你有告发他们么?」

  陆阿姨缓缓摇了摇头道:「我只是百姓,他们却是官宦子弟,而且……」她停住不说了,牙齿紧紧咬住下嘴唇,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见她这样,说道:「难道他们威胁了你?」

  陆阿姨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无论我再说什么,她都不再回答。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十点了,便道:「阿姨,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不然我妈妈要着急了。」

  陆阿姨听了忙说:「你看我,都忘了,要不你今天睡我家?」

  我摇头道:「不了阿姨,我妈妈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陆阿姨轻叹一声,说道:「那我送你回去吧!顺便拜访拜访张老师。」
  我点了点头,道:「我去拿书包。」

  一进书房,吴侨没有坐在书桌旁而是站着,听见我进来了,她转身望向我,我见她眼圈红红的,顺手关上门,问道:「怎么了?」

  她嘴一撇,一个扑身上来抱住我,靠在我肩膀上不住抽泣着。

  我心里『咯噔』一下,试探道:「怎……怎么了?看小说入戏了?」

  她双拳在我背上一顿敲打,只是哭泣并不说话。

  我叹口气道:「你听见了?」

  「嗯……」她轻声道。

  我伸手在她背上轻抚道:「阿姨不容易,这都是那三个狗日的错。」

  我抱紧她安慰道:「别哭了,让阿姨知道你听到了这种事她颜面何存啊,反正刘震个狗日的也没用了,以后不会欺负阿姨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可虚着心呢!我可是亲自把血液交给他的,而且十有八九已经好了,着实难办啊。

  听我说了这话,吴侨渐渐止住了抽泣,说道:「不早了,你回去吧!别让张老师担心,我没事,不会让我妈知道的。」

  她放开抱着我的手臂,擦了擦眼泪,此时她的表情俨然就是小一号的陆阿姨,虽然还没有长开,但已经是初具规模了。

  我一下子理解了陆阿姨的良苦用心,吴侨才十岁已经是个美人了,等她长开了,十八变之后那不是更加的摄人心魂,到时候出些什么事真的是跺脚后悔都来不及啊。

  「小俊,好了么?」陆阿姨在门外喊道,脚步声向房门口传来。

  吴侨急忙坐到书桌旁装作正在看书,陆阿姨打开门,我看她稍稍化了卸妆,也许是怕吴侨看出来,她道:「侨侨,我要送小俊回去,你要不要一起?」
  吴侨低着头,摇头道:「不去,看到张老师我尴尬,你快去快回。」

  陆阿姨看看我,说道:「那小俊,我们走吧。侨侨你等会洗漱了就睡觉啊,我很快回来。」

  见吴侨点了点头,陆阿姨转身下楼,我跟在后面。

  一路上两人没有再说话,来到门前按响门铃,过了一两分钟,妈妈在门后说道:「来了!谁呀?是小俊吗?」

  「妈妈,是我。」我回答道。

  『咔嗒』门打开了,妈妈有些不开心道:「怎么这么晚?」一看陆阿姨站在我身后,疑惑道:「这就是?」

  陆阿姨抢先道:「张老师,你好,我是吴侨的妈妈,今天给你添麻烦了。」
  妈妈赶忙把她往里迎,陆阿姨摆手道:「不了,不了,我赶紧回去,我们家吴侨还一个人在家呢!有时间,有时间再来叨扰。」

  说着她坐上车,放下车窗挥手道:「拜拜,小俊,经常来阿姨家玩哦!张老师,再见!」一脚油门,车开走了。

  到了客厅,妈妈说道:「上去洗洗吧!赶紧睡,不早了。」

  我点点头,很快洗漱完毕,来到妈妈房间,妈妈还在做课件,我说道:「妈,我睡了,今天我就睡自己房间吧,不打扰你做课件了。」

  妈妈笑道:「没事,还睡这里吧!你睡旁边我睡得安心。」

  于是我就率先钻在被窝里,本来还说等妈妈一起,结果很快就睡着了。
  「小俊,起床啦!吃早饭啦!」妈妈轻声喊道,我睁开眼,妈妈的脸就在我眼前,见我醒了,她笑道:「赶紧吧!不然要迟到了!我换衣服!」

  等我一切都弄好,妈妈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下来。

  她今天里面穿的白色的线衫,衣领处一圈黑色的蕾丝,下身黑色的短裙,腿上肉色的丝袜,外罩一件嫩粉色的大衣。

  换上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妈妈拉着我的手道:「走吧!」

  今天外面有些风,妈妈裹了裹大衣,我说道:「妈妈,要不……咱买辆车吧?」
  妈妈看了看我,愣了愣神,说道:「也是……也不缺钱……过阵子吧!等公开课结束了。」

  上午两节课很快就过去了,第三四节课是刘震的课,今天看他容光焕发,每根头发都有精神,看见我还不动神色的点点头,眼里一阵精光。

  看来这小子性无能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唉……我这做的叫什么事啊?这不是祸害别人么?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当时我是有尝试过控制孙明和郑宏,并且看起来也是可以的,不知道能不能也控制刘震。

  想到这里,我便试着感受那一次的感觉,其实除了那一次,我后来再也没有尝试过,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

  凝神屏气,我感受着每一丝的触动,只觉得周围空气都凝固了,教室里的呼吸声、翻书声、笔掉在了地上的声音甚至风吹动发丝的声音我都能听见。

  一股奇异的感觉缓缓传来,这种感觉很难描述,就像夜空中出现了一颗星星,又像荒野中冒出的一颗绿草。

  这种感觉很淡很淡,淡到我一不留神就可能丢掉。

  顺着感觉的方向望去,刘震正在讲着课,是他么?我也不敢确定,于是在心里默念一句:闭嘴!

  刘震仍然在讲着,并没有什么改变,另一股气息从教室后方传来,也是这种感觉,但是更加的强烈一些,感应也更强些。

  「它」从后门口经过,慢慢地往前门方向走,我转过头望去,郑宏正从窗外走过,我心想道:快滚!

  郑宏倒是回应的很快,我刚想完,他立刻撒开脚丫子一溜小跑冲了过去,眼神里满是惊恐。

  嗯?嗯!没错!这种感觉肯定没错,但是为什么刘震没有反应?

  抬头望向刘震,这是我才发现他已经住了嘴,眼里也是阵阵惊恐,似是想说却发不出声来。

  哈啊哈!感受是对的,刘震反应慢大概是因为昨天才接受了二代虫,一来他是喝的,不是直接进入的血液;二来时间太短了,结合的还不完全。

  继续讲课!我想道。

  「啊!!!!」刘震大吼一声,整个人都怔住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又全身摸了摸,擦擦额头上的汗。

  「自……自习……自习……」他喃喃道,眼神茫然而又木讷,出了教室。
  我心里窃笑,恐怕他们两个还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第四节课刘震也没有来,直接让我们自习,吴侨今天一直也没理我,我叫她也不答应,女生的心思还真是好难琢磨。

  到了放学的时候,我收拾书包准备走了,吴侨拉了拉我的衣角道:「你今天还去我家么?」声音小的微不可闻,我着实没有听清,问道:「你说什么?」
  吴侨脸上红扑扑的,沉默良久才道:「算了,没听清就当我没说吧!」说着拎起书包就走了出去,留下我一头的雾水。

  来到办公室找妈妈,妈妈跟隔壁的钱老师正在商量什么,这个钱云钱老师是隔壁的英语老师,年纪大概三十左右,却有丰富的公开课经验。

  「妈,什么时候回去啊?」我问道。

  妈妈和钱老师同时抬头看看我,妈妈说道:「哦,小俊啊,今天可能要晚一些了,这不是后天就要公开课了么?我还有些课件要跟钱老师商量。」

  钱老师一指另一张桌子,说道:「你就坐那写作业吧!应该也很快,正好老师们都还没走,你要是有问题直接问,更合适。」

  我环视办公室,发现孙刘郑三人组坐在一起正在斗地主,看到我在看他们还对我点头微笑,陈冰心在备明天的课,剩下的老师都是些我并不认识或者说并不熟悉的。

  我叹气道:「我去教室里写吧,妈妈你弄好了来叫我吧!」

  回到教室,拿出作业开始写,大概写了半个多小时左右,我又到办公室看看,妈妈和钱老师还在商量,陈冰心也跟她们在一起不知道说着什么,孙刘郑三人组只有刘震和孙明了,郑宏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两个现在是掏出一副三国杀玩着。
  妈妈看我来了,苦笑道:「再等等吧!还没好。」

  于是我又回到教室,一进教室就看到了郑宏坐在我的座位上,拿着我的作业看着。

  我心里想:你一个历史老师,看我的作业干什么?

  郑宏这个人长得胖胖的,其实看起来还是挺和善的,平常也寡言少语,谁也想不到他是个衣冠禽兽啊!

  他见我回来了,朝我『呵呵』一笑,说道:「小俊啊,作业写得不错啊,来!你继续吧!」说着他就站起来把座位给我让了出来。

  我坐回座位,他拉了张凳子坐在旁边看着我,我心里很是不舒服,他离我这么近,已经进入我的私人领域了。

  他似乎看出来我不开心,又是『呵呵』一笑,说道:「俊哥儿,其实呢,我今天是有事相求。」

  我瞪眼看着他,说道:「什么事?」

  他居然脸上有些发红,眼里还带着一些羞涩的神情,不知道的还真就让他给蒙蔽了。

  我看他一直不说话,不悦道:「什么事你倒是说啊!不过我只是个小老百姓,你郑大先生的事我还真不一定帮的了。」

  郑宏连忙摆手道:「俊哥儿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是,我以前是做过一些不是东西的事情,但是你看这段时间,别人我不说,我郑某人的行径还可以吧?好几次刘震想要报复都是我……」

  他想了想道:「还有孙明制止的,我这也算将功补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笑道:「行啊,郑老师你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帮忙!」

  他忙道:「能!能!除了你,谁也不能了!」顿了顿,他看着我,似乎在等我说话,我抱着双臂直直地盯着它。

  他见我似乎没有接话的意思,讪讪道:「那个……你给刘震的那个药还有么?」
              25、公开课

  他这个问题让我一惊,我睁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他见我一直盯着他看,有些疑惑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

  我『呵呵』一笑,心道:岂止,你们三个就是三个脏东西知道么?

  嘴里说道:「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奇而已。」

  郑宏问道:「好奇什么?」

  我将手放到书桌上,说道:「好奇到底是谁需要这个药。」

  他倒吸一气,说道:「我呗!当然是我需要!」

  我摇摇头,指着他道:「你要是说别人需要那个药我还相信,但是,你,还有孙明,你们两个绝对不需要这种东西!」

  他惊愕道:「你怎么知道!」似乎觉得说错了什么,又止住了嘴。

  我笑道:「你们两个体内有什么东西,天知地知你们知我知,我相信郑老师你最近绝对是床上大丈夫,任何促进性欲的东西恐怕都不需要吧?」

  他听我这么说,居然还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我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他,看他准备作何解释。

  过了好久,郑宏才叹气道:「好吧!确实不是我,是我b……」他发出了一个音节,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b……伯……伯伯!是我伯伯!」郑宏大声道。

  伯伯?犹犹豫豫地说了半天,怎么是他伯伯?

  我心知他没有说实话,却也不戳穿,看他继续解释。

  他看我并没有发问,便继续道:「我伯伯他……他……」

  「娶了个小老婆?」我促狭地打趣道。

  「对!对!」他一拍桌子指着我道,「对!我伯伯最近娶了个小婶!俊哥儿聪明啊!这都能猜到!」

  我眼睛一眯,用尖细的声音道:「哟!你伯伯多大岁数啊?这还要梅开二度啊?还是梅开三度啊?」

  郑宏笑道:「二度,二度,我伯伯50了,而且他不是离了再娶,是丧偶续弦,合法的,合法的啊!」

  我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宝刀不老啊,你继续说呗!」

  他说道:「他……娶了个二十几岁的姑娘,那姑娘比我还小呢!那长得……啧啧!」他一脸色相,「前凸后翘,面容精致,简直是极品啊!」

  我笑呵呵的看着,说道:「那你是说你伯伯现在不行了?想要重振雄风?」
  他用力点点头,道:「对!就是这个意思,不瞒你说,我伯伯一直都没有孩子,我原来那个婶婶又是个母夜叉,我伯伯一直都不敢离,现在是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就想趁着还不算老努力一把,看看能不能生个孩子,结果发现……」
  「那按你的性格,你应该帮你伯伯一把啊!」

  「啊?」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忽而明白了我的意思,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小妈……婶怎么能?不行,我不是那种人。」

  嗯?我听他提到了一个字,似乎是『妈』?小妈?小婶?这尼玛不会是他爸续弦吧?那前面说的他伯伯没有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我说道:「你不是哪种人?你们三个什么尿性,你自己知道,我想我不必多说,孙明和他妈都能……」

  「滋……」郑宏倒吸了一口凉气,愣愣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淡淡道:「猜的,现在确定了。」

  郑宏忙道:「可不能乱说啊!这事也就孙明刘震敢这么干,我是绝对不敢的。」
  「其实我是个女的!」我说道。

  「啊?怎么可能?!」郑宏惊讶道。

  我摊摊手,说道:「你看,有的事情都不需要经过思考就知道是假的。」
  郑宏挠挠头,说道:「哎呀!我绝对不可能,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我爸了,我都没见过她!俊哥儿,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我点点头,说道:「东西倒是可以给你,不过你要先回答我一些问题。」
  郑宏道:「你说,你说。」

  我往后面桌子上一靠,问道:「你们三个是不是经常搞* 奸这种事情?」
  郑宏一愣,良久才点了点头。

  我轻轻『嗯』了一声,又道:「你们是用什么手段来威胁她们不告发的?」
  郑宏疑惑道:「怎么?俊哥儿你有这方面的需求?」

  我一挥手,盯着他道:「回答我的问题。」

  郑宏道:「我们……我们会给她们拍裸照……」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我想说不说已经意义不大了,后续我也知道了。
  「嗯,底片在哪里?」我问道。

  「在我的电脑里,一般拍照都是我来,他们偶尔也拍,不过最后都放我的电脑里。」郑宏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把陆洁的底片找出来给我,你们那边的,销毁掉。」
  郑宏拍了拍额头,说道:「陆洁?陆洁?是谁啊?」

  我斜眼道:「吴侨的妈妈。」

  「哦……她啊……嗯……行,今晚我就回去找出来。」郑宏道。

  「嗯,行。」

  我忽然想起一个事情,又问道:「你们一般什么时候拍裸照?」

  郑宏看了看四周,轻声道:「从脱衣服开始……一直……一直到我们……结束……」

  我低头沉思,感觉我似乎遗漏了什么东西,猛然想到,那天我进门的时候,妈妈已然是一丝不挂,郑宏更加是已经准备临门一脚了。

  想到这里,我气不打一处来,『啪』地一巴掌打在郑宏那张肥脸上。

  郑宏一下让我给打懵了,愣愣的看着我。

  我一指他,恶狠狠道:「你那里是不是有我妈的裸照?!」

  郑宏一听,连忙道:「没有啊……」眼珠骨碌乱转,四下张望。

  我看他眼神闪烁,含糊其辞,一股无明业火从心底窜了起来,这时那种感觉再次涌上脑海,郑宏在我的脑海中不再是一个人,而仅仅是一个点,一个感应点。
  我急忙抓住这种感觉,只觉得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捏住这个感应点,我再次问道:「到底有没有?!」

  郑宏此时已经完全变了,全身瑟瑟发抖地蜷缩在地上,他弱声道:「有……有……」

  「明天给我带来!不许备份底片!包括陆洁的!听到没有!」我嘶声轻喝道。
  「好……好……」郑宏轻声答道。

  「小俊!」妈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准备回去了,你作业写好了么?」
  「来了!」我答应道,忽的一下,那种感觉就散开了去。

  我起身收拾书包,往背上一背,想了想,对郑宏道:「东西明天带给你,你给谁用我就不管了。」

  再看郑宏,他好像还沉浸在那种恐惧中,毫无回应。

  我又说了一遍,他这才忙不迭道:「谢谢,谢谢!我替我爸……伯伯谢谢你。」
  我『嘿嘿』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郑老师,孝子啊!哈哈!」

  说罢我头也不回离开了教室。

  一夜无书,我准备了和给刘震的同样的东西放在书包里。

  第二天交给郑宏的时候,刘震和孙明也在旁边,孙明叼着个牙签疑惑道:「老郑你干嘛?你要这玩意?」

  郑宏瞥了他一眼,有些惧怕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大哥你就别问这个了,我不用备着还不行么?」

  孙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忽然一笑道:「我听说郑伯伯最近……好吧好吧!你用,你用。」他见郑宏瞪着他,急忙转换了口风。

  这样一来倒是更让我确定了是郑宏他爸要用这种东西,也好,听说他爸也是一个什么官,刘震身上的表现告诉我,喝下我的血我就能控制或者说感应到他们,所以,这样的事情多多益善啊。

  我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的血既然对男人有效,对女人会不会也有效?尽管说喝精液没有效果,那直接喝血行不行呢?我倒是还真没有试过这个,也许可以呢?

  「俊哥儿,这个东西……还有没有啊?」孙明的问话将我从神游中拉回现实。
  我『呵呵』笑道:「孙老师,你似乎更不需要吧?」说着我还冲他眨眨眼。
  他『噗』一下吐掉牙签道:「那是,我孙某人能用这种东西么?我爸!我给我爸用,老爷子最近力不从心啊,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得孝敬孝敬么?」边说他边斜眼看郑宏,郑宏理都没理他,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

  我说道:「哎呀,这个确实不多了,要不你跟郑老师匀一半吧!应该也能起效,不行的话我再想办法。」

  孙明点点头,又道:「俊哥儿,要不你把那个东西给我?我有个药厂的哥们,说不定能分析出成分是什么呢?」

  我眯眼一笑,手搭在他肩上,轻声道:「孙老师,刘老师不知道,郑老师不理解,难道你这么聪明的人还会不清楚么?」

  孙明一愣,立刻他就瞪大了眼睛,颤声道:「是……是你的……」

  我答非所问道:「还要给叔叔来点么?」

  我感觉到他身体一僵,肌肉抽动着,忽而浑身一抖,咬牙道:「要!当然要!」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他大叫一声:「老郑!给老子来一半!」

  说着他从办公桌里翻出一个塑料瓶,也不洗,也不管郑宏同不同意,直接就从他手里抢过来到了一大半进去。

  郑宏不满道:「诶!那是我的!」

  孙明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那么多够了!好好回去孝敬孝敬你爸和你那个小妈吧!」

  有意思,孙明要这个到底有什么目的我还不知道,但是郑宏有什么目的倒是很明了了。

  今天就这么一个小插曲,没有别的任何波澜,因为明天妈妈就要上公开课,今天她就稍微给我们讲了一些公开课注意的事项,直白一些,就是告诉我们怎么做面子工程。

  第二天,到了公开课的时候,听课的领导先进了教室,在我们的过道中坐着,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坐在我的旁边,这人长得太好分辨了,一看就是刘震的老爹,因为他完全就是年纪大一些的刘震,你说刘震不是他儿子我都不信。

  他后面就是郝校长,我看她一脸的谄媚相,而别的领导也几乎都在拍那个人的马屁,估摸着他应该就是这次的大领导。

  郝校长一直在跟他介绍这学校的实力以及妈妈的讲课水平,我看他频频点头,脸上不时露出一些难以捉摸的微笑,带着一种色眯眯的味道。

  上课铃响了起来,郝校长轻声道:「刘局,这就开始了。」这让我确信这个中年人必然是刘震他爹。

  刘局点了点头,正襟危坐,还把身上的西服扣子扣紧,看起来还是文质彬彬的,不知道是不是也跟刘震一样是个衣冠禽兽。

  妈妈踏着轻快的步伐从门外走了进来,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职业装,栗色的波浪发在头上轻轻一挽,显得俏丽而又干练,腿上并没有穿丝袜,就光溜溜的,不过她腿型也好,皮肤也好,难得的是一个色斑都没有,不穿丝袜也好看,脚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我偷眼看了看刘局,只见他两眼都眯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脸上不多的肉都挤在了一起。

  一看他这个表情,我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我虽然不同意『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汉奸儿混蛋』这种扯淡理论,但是看刘局的这种表情,跟刘震如出一辙,就能猜测到只怕他也不是什么善茬。

  换一个说法,能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肯定都绝非善类。

  妈妈在上面讲着课,我跟本就没听,每次举手我都只举左手,想必上过公开课的同僚都知道,举左手就意味着『我不会,我是来凑数的』。

  妈妈看我一直都举左手,似乎有些不高兴,眉头拧成一团,不过也确实没有喊我起来回答。

  我咬着手指思考着,今天课结束,学校肯定要请刘局吃饭,万一他让妈妈作陪怎么办?听的是她的公开课,叫她一起吃个饭也很正常,这种宴席,我一个小孩子自然不方便去,这就难办了,妈妈一个弱女子,只怕应付起来有些困难。
  『哟!』我感到手指一疼,原来我思考的太认真,不小心把手指咬坏了。
  我急忙把手指放在嘴里嗦着,不到一分钟,伤口就已经愈合了。

  诶,有办法!我看着坐在我旁边的刘局,心里冒出一个想法来,然后又用力咬着手指,终于把手指又咬破了,为了防止伤口愈合,我把牙齿深深地插进伤口中,把我给疼的。

  然后我装作不经意用手肘将直尺和水笔碰到地上,正掉在刘局的凳子下和脚边,我咬着手指看着刘局,他也看向我,我露出一副无邪的微笑。

  他这次倒是一副慈祥的长辈式笑容,弯下腰帮我去捡水笔,我也顺势弯下腰去捡直尺,在他将水笔递给我的时候,我漫不经心地握住他的手,轻声道:「谢谢伯伯。」同时将破了的拇指在他手背上一抹,我看到一道血痕出现在他手背上,一瞬之间,那血痕就消失了。

  我看到刘局皮肤下几道红丝一闪,想来是已经进入了他的身体,这才放心的放开他的手。

  妈妈还在讲着课,我的举动估计她也看到了,她冲我一瞪眼,我急忙坐好,然后就开始用右手举手了。

  妈妈眉头舒展了些,在下一个问题就直接叫了我。

  公开课终于结束了,刘局在他的小本子上写了不少东西,也不知道是啥。
  果不其然,到了快放学的时候,妈妈找到我,说道:「小俊,今天你先回去吧,校长要请刘局一起吃饭,我作为公开课老师也要列席,还不知道要吃到几点。」
  我说道:「妈妈,我不能也去么?」

  妈妈摇头道:「都是教育方面的领导,你一个小孩跟着去算怎么回事啊?听话,你先回去吧!」

  我心里轻叹一声,暗暗对自己的未雨绸缪感到庆幸,不过还不知道原虫的具体情况,还不能高兴地太早了。

  出校的时候,我碰到了孙刘郑三人组,刘震看到我,笑道:「李俊卿,你去哪儿?」

  我没好气道:「回家,我妈今天有宴席。」

  我看他们三人都乐呵呵的,奇道:「你们三位老师要去哪儿?」

  刘震把玩着手上的戒指,并不说话。

  郑宏看我的表情带着一些惧怕,他轻声道:「我们也去赴宴,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来听公开课的领导就是刘震的老爸,他作为家属列席,我们作为老师列席。」
  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愤然道:「怎么你就能作为家属列席,我怎么就不行?我不也是我妈的儿子么?」

  刘震不屑道:「嗨,这种宴席有什么好去的,都是些官面话,你不去也好,省的污了你的耳朵。」

  我盯着刘震的眼睛看着,他眼睛里闪着光彩,我又看向孙明和郑宏,孙明倒是没有什么,郑宏却是明显带着一种惧怕。

  我盯着他们三个,缓缓地,一字一顿道:「那就拜托三位老师照顾照顾我妈妈,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人的欺负!」

  说到『任何人』三个字我还加重了语气。

  郑宏一个激灵,连忙点头,孙明笑道:「小俊你放心吧,不会的。」

  只有刘震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冲他一瞪眼,他『呵呵』一笑,说道:「好,我答应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