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伊莎贝尔公主的日记】【作者:solard】
【伊莎贝尔公主的日记】【作者:solard】
字数:97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公主殿下,好好休息吧!」神殿里,一名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对床上一名美丽的少女温柔地说道。

  男子目光充斥着柔情,他轻轻摸着少女的金色秀发,静静地看着她。她是那样的高贵美丽,就好像从天而降的女神一般,神圣而不容侵犯。在她的额头上,有一枚金色菱形魔法印记,这是她体内无比澎湃的生命力和魔力的证明,是公主独有的女神印记。

  此刻的公主,正甜美地睡着,21岁的她,有着几分少女的稚嫩和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呵护她,保护她。

  「伊莎贝尔,我亚修恩无论怎样,都要誓死效忠你,保护你,只要是你的要求,无论是什么,我都会无条件帮你完成。」男子轻轻在少女的额头吻了一下。
  亚修恩起身,不经意间,看到桌上有本日记本,是公主的日记,心中好奇的亚修恩,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它拿了起来,翻开了第一页:「永恒元年777年5月20日,是我15岁生日,那一天,亚修恩强行将我按在床上,脱去了我的衣服,粗暴的将我压在身下,我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他夺走,呜呜呜……可是,感觉好舒服了,比自己舒服多了。」

  亚修恩眉头皱了皱,继续翻阅下去。

  「永恒年历777年6月5日,亚修恩将我带到贫民窟,让那些低贱的贫民随意凌辱我的身体,我无法反抗,只能留下屈辱的眼泪,呜呜呜……」

  「永恒元年777年7月6日,亚修恩将我租给名叫血燕馆的豪华妓院三天,我在那里饱受摧残,被迫接待各种各样讨厌的客人,呜呜呜……我可是公主,怎么能这么对我。」

  亚修恩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然后继续翻看下一页。

  「永恒元年777年8月7日,亚修恩将我卖给奴隶商人,我被迫带上了奴隶项圈,乳头穿上了乳环,我再没穿过衣服,他们对我实施了严格的调教,把我训练成了性奴隶,下贱的母狗,他们不断地强奸我,轮奸我,让我给他们口交,还用钢针刺我乳头,用尖刀划开我的乳房,甚至在我的乳房上给我烙上了奴隶印记,呜呜呜……我绝望极了,差点以为我会这样永远成为倍受凌辱的奴隶公主。」
  亚修恩颤抖着手,继续翻阅着。

  「永恒元年778年5月2日,半年多的性奴生活结束了,我被他们轮奸至怀孕两次,都因为激烈的交媾而流产了,呜呜呜……我的命好苦。」

  「永恒元年778年7月18日,亚修恩让我在狩猎的时候故意射偏,射到了无辜的平民,然后我被判故意伤害罪,监禁7日。我没想到,这7日,那第七监狱的看守长,联合他的手下,还有所有的囚犯,将我足足轮奸了7日,期间我被鞭打,被喝尿,被烙铁烫伤,被迫让自己成为母狗,让看守长成为我的主人,我签下了放弃人权的契约书。」

  「永恒元年778年8月25日,亚修恩将我传送到了一个偏远小城镇,叫什么泽伊尔露,说是让我散散心,可是,他是把我光着身子传送过去的,然后,然后……呜呜呜,我被全城的人轮奸了,还被他们囚禁起来,成为整个城镇的肉便器,精液厕所,他们随时随地都能免费干我,我每天只能像下贱的母狗一样吃东西,几乎没有片刻的休息。」

  读到这里,亚修恩的脸上已经有些苍白了,然而,他依然在翻阅着这本日记。
  「永恒元年779年3月21日,他们将我玩腻了,把我扔出了城镇,我哭着找回家的路,却不想进入了淫兽森林,我在那里遭受了各种怪物难以想象的摧残,我被它们强奸至怀孕了无数次,我被比我大腿还粗还长的肉棒插入,我被撕碎了乳房,剖开了肚子,我的肠子流了一地,我的子宫都被残忍的扯出拿走,饱受摧残的我,身心受到了极大地打击,我被轮奸残虐到自暴自弃,我的身心只有绝望,呜呜呜……」

  亚修恩脸色煞白,却仍不住继续翻阅着。

  「永恒元年779年9月8日,前线传来消息,三个月前平定叛乱的父王大人,被反叛军打败囚禁。亚修恩要我按他们的要求,独自一人带三百万金币去交涉,然后我去了,结果……呜呜呜……他们用黑暗法阵禁锢了我的女神之力,失去女神之力的我,就这样被他们俘虏了。然后他们把我轮奸了,还强迫我跟父王做爱,而且还虐打我,把我打的奄奄一息,我真怕他们会直接把我活活打死。
  之后,他们把我丢到军营里,我沦为整个军营的肉便器,每天都要被数百人强暴轮奸,从早到晚都在排队,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一个月后,我在这高强度的残酷轮奸性虐中崩溃了,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眼睛也没有了焦距。然而,他们还不放过我,他们对我施展了惨无人道的虐型,我的乳房被无数的钢针扎穿,我的身体遭受了可怕的鞭笞,然后,他们把两个手插进我的阴道里,残忍的将它撕裂,再把一根直径12厘米的木桩,插进我的阴道,穿过我的子宫,把我的肚子几乎顶到了脖子处。我一度认为我会被活活插死。呜呜呜……他们怎么能这么残忍的对待一个这么美丽的公主。「

  亚修恩流着冷汗,继续翻开下一页。

  「之后,亚修恩过来了,我和他有心灵契约,他可以随时来到我身边,可是,他却一直在暗处,眼睁睁看着我被成千上万的士兵轮奸性虐。我的肚子被木桩顶的完全变形了,我想这个时候我的样子一定很变态吧!我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他,希望他能救我,可是,他却让我继续在这里受虐,我看到,他的裤子支起了大大的帐篷,天啊,他看到被摧残成这样的我,还这么兴奋,变态!大变态!」
  瀑布汗,亚修恩又翻开了一页。

  「第二天,这些残忍的士兵把我拖到了刑讯室,在这里,我的乳房被火把灼烧,然后被残忍的撕碎,我的挣扎毫无意义。他们用烙铁给我的屁股烙上了奴隶印记,然后用刀子把我划的满身伤痕,最后,他们居然残忍的把我肚子剖开,玩弄我的肠子,我昏过去无数次。我的乳房被撕碎,身子被划烂,肚子被切开,肠子都流了一地。这残破的身子,我也不想活了,呜呜呜……然后他们用烧红的烙铁抽插我的蜜穴和后庭,把我的阴道和后庭统统烫毁,这下,我被彻彻底底的玩坏了,最后,他们还残忍的将我残破的子宫也拽了出来。

  我以为我会这样死掉,没想到一个叫塞拉姆的黑暗巫师把我复原了,他说他要更残忍的虐奸我,我无助绝望,我害怕极了。然后,我沦为全城人的性奴,肉便器,我像母狗一样被人牵着到处爬,让任何人奸淫我,我这曾经高贵的公主,转眼间沦为了妓女都不如的最低贱的性奴,呵呵,我已经自暴自弃了,这一切都是亚修恩的错,哼哼!「

  亚修恩额头青筋不觉爆了起来,然后继续翻开下一页。

  「暗无天日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时间,我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只知道,我后来被卖到了敌对国浩瀚国,在那里,我更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摧残。我被国王强暴,被大臣强暴,被护卫乃至任何一个人强暴。我沦为残虐俱乐部的最低贱的性奴,每天几乎24小时都在接客,还有各种重口味派对,每次下来,我都会被虐奸到奄奄一息。我怀孕了,然后被50个牛头人活活插流产了,子宫也早被插破了,无论我怎么凄惨的求饶喊叫,都无济于事。而更过分的是,他们让我参加竞技场决斗比赛,然后,然后……呜呜呜……我被巨人残虐后,残忍的砍断了我的手脚,我成为了一个没有手脚的坏掉的肉玩具了。」

  亚修恩急促的呼吸着,继续翻阅着。

  「我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沦为各种兽人的肉便器,我被注射了快速妊娠药水,生下了各种各样的宝宝,我已经变成除了性爱,其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肉便器了。然而,即便这样他们还是不放过我,他们汲取了我的女神之力,然后把我当成坏掉的肉玩具丢弃到了垃圾堆里,却被乞丐捡到,我被无数的乞丐轮奸性虐,被他们摧残到失去神志,然后,国王又把我带到刑场,当着所有人的面继续残虐我。」

  「永恒元年781年5月8日,宰相崔斯特叛变,亚修恩让我亲自去对付他,然后我中了他的奸计,被他俘虏了。我可是被人民奉为真正的女神,可是,那家伙居然让身为女神的我,在自己的神殿让自己的信徒强暴轮奸,我可是女神啊,怎么能这样。之后,他强迫我签订了奴隶契约,我的身心都受他控制,我沦为人民的妓女,任何人都能干我,之后,我紧窄的蜜穴和后庭被玩烂了,已经没有人愿意干我了,我没钱吃饭,肚子好饿,我像个乞丐一样乞求他们能施舍点铜板,可是……呜呜呜……我不但没得到铜板,还被一个叫K的变态画家给摧残了,我满身鞭痕,我的乳头被割掉,子宫都被扯了出来。最后,肚子饿的不行的我,偷了一个包子,却被人差点活活打死,而更残忍的是,崔斯特又找上我,把我的四肢给砍掉,让我成为他养殖的怪物的生育工具,我被怪物轮奸到一次次的怀孕,一次次的生产,当我已经无法再受孕的时候,他居然要将我处刑。」

  「今天是永恒元年783年4月7日,我组建了自己的教会组织,名字叫神话破晓,信徒遍及各个国家,平静了半年,我猜,亚修恩肯定又在想什么法子来摧残我,折磨我了吧,鬼畜骑士亚修恩。」

  亚修恩合上日记本,额头的青筋不由地爆了起来,这时,公主似乎醒了过来,她走下床,笑嘻嘻地道:「亚修恩,身为一名高贵优雅的骑士,偷看别人日记可是很不礼貌的了。」

  亚修恩尽量平复内心的躁动,公主现在可是一件衣服都没穿,雪白赤裸的胴体就这样呈现在亚修恩的面前。不得不说,公主的身材简直堪称完美,1米65的修长身体,34D的碗型胸脯挺翘饱满,纤细的蛮腰紧致平坦,一双特别修长均匀的光洁美腿。而她的阴户,光洁无毛,粉粉嫩嫩,十分可爱。

  「伊莎贝尔殿下,虽然我不应该过问,可是,您在日记里写的,跟事实还是有着很大的出入。尤其是,关于我的那部分。」

  伊莎贝尔发出少女的银铃般笑声,捂着小嘴道:「可是,这些你都有参与啊!比如你亲自将我送给平民窟,租给妓院,贩卖给奴隶商人,指点我入狱,传送我去泽伊尔露,让我去拯救父王,这些都是你的点子。这样想想……你还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

  亚修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这还不是殿下你让我干的。而且,以您的本事,毁灭整个世界都不是问题,虽然您之前已经差不多毁了一半了。这些人想要对您做出不轨的行为,您不愿意的话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伊莎贝尔撅着小嘴道:「你是鬼畜骑士亚修恩,你是,你就是,你就接受这个事实吧!另外,这半年来跟信徒玩乐,感觉也没啥意思,不如你把我卖掉吧!我想看看,这么美丽动人的我,会被卖多少钱。」

  亚修恩无奈道:「尊贵的公主殿下,你的玩心太重了,这样不大好吧!」
  伊莎贝尔正气凌然道:「放心了,正好教会资金不够,我这也是为了教会着想。」

  亚修恩叹口气,道:「好吧,我答应你。」

  「那……作为奖励。」伊莎贝尔轻轻搂住亚修恩的脖子,道:「我就好好服侍你吧!」

  「请别这样殿下,身为您的护卫队长,我不能冒犯公主你啊!」亚修恩一把抓开伊莎贝尔的双手,急道。

  「曾经我的第一次,还不是被你夺走了,鬼畜骑士……亚……修……恩。」伊莎贝尔漂亮的脸蛋浮现多多红云,看上去有股惊心动魄的美,她将小嘴凑到在亚修恩的耳坠上,这么轻轻吮了一口。

  「属下那日多喝了两杯,意乱情迷冒犯公主,是属下罪该万死。」亚修恩额头的冷汗不觉流了出来。

  伊莎贝尔两根钎细白嫩的手指轻轻堵住亚修恩的嘴,轻柔道:「我又没怪你,悄悄告诉你,那日,其实是我在你的酒里,下了媚药,所以你才会忍不住……所以,今天,你就好好惩罚我吧!」

  亚修恩目光闪过浓浓的柔情,他轻轻搂住伊莎贝尔,轻声道:「殿下,我永远是你的守护骑士……」

  第二天,亚修恩带着面具,扛着一个麻袋,走进了奴隶市场,然后将麻袋让地上一扔,对主持人道:「这是我特意找来的女奴,拍卖的钱我占九成。」
  「九成,未免……」主持人有些为难的样子,亚修恩冷道:「打开袋子看看货色先。」

  主持人命人打开袋子,不由地吸了口冷气,这绝美的容貌,高贵的气质,实在很难相信她是一个女奴。

  「她的身份……」

  「你不用管,你只要拍卖出个好价格就好。」亚修恩冷道。

  「好的,这是您的号牌。」主持人给了亚修恩一个号牌,在这里,大多数人都不愿公开自己的身份,所以都是用号牌来代替名字,这样贩卖女奴也不会有人知晓是谁。

  就这样,伊莎贝尔被一个变态的富商买走,三年后的某一天,在一个竞技场里,一个绝美的少女被丢弃到了这里,强迫与一个兽人决斗。

  「不要……不要啊……」人声鼎沸的竞技场中,传来了阵阵凄厉的叫声。这位绝美的少女目光满是惊恐,她身上白色的衣衫已经大部分破损,胸前零碎的布条勉强遮掩住呼之欲出的乳头,而她的下身就没这么幸运了,连内裤都被毫不留情的扯掉,她那光洁无毛的阴部,粉嫩的阴唇,挺翘优美的屁股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

  这名容貌绝美,身材绝佳的少女,正是萨沙菲尔王国曾经的公主伊莎贝尔了,只是,自从伊莎贝尔公主化身为女魔王后,世界就再无安宁之日。

  「虽然这个世界伤害了我,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很有趣了……」伊莎贝尔在即将毁灭世界之时,终归还是停手了,曾经让世人绝望的女魔王,突然之间就这么消失了,好像从来不存在过一般。直到三年前,一个绝色的女奴被一个富商买走,虽然与伊莎贝尔长得有些相似,但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魔法和斗气,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当然,也是一个悲惨的少女,一个被贩卖了无数次,被无数人蹂躏过的少女。

  此刻这名少女,也就是伊莎贝尔,脖子带着一个黑色的封印项圈,她是被主人残忍的丢弃到竞技场上,来展开最后的演出的。面对这个「可怕」的对手,伊莎贝尔不断地后退着,脸上满是无助惊恐的神情,只是,没人发现,在她那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身体下,那粉嫩的蜜穴竟是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着。

  「真是个傻大个,这么凶神恶煞的,待会儿要怎么虐待我呢?」伊莎贝尔内心淫荡地媚笑着,在她面前,一个身高近乎三米,异常强壮的兽人,手拿一把砍刀朝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已经没有退路了,伊莎贝尔露出惊恐的表情,然后猛地跑了出去,那一双白嫩的小脚丫竟是异常的灵活,一下子就从兽人身边窜了出去。

  「不是吧……你就这样让我跑了吗?」伊莎贝尔原本惊恐害怕的神情,在越过兽人后立刻变得有些失望,不过,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后背被重重撞了一下,一股剧烈的疼痛立刻传来,随后她整个身子就这样飞扑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咳咳……」伊莎贝尔趴在地上,不住地咳着血,她转过头,只见那兽人依旧保持了膝顶的姿势,在看到伊莎贝尔那痛苦无助的目光后,一脸淫笑地走了过来。

  「不要……别……别过来……咳咳……」伊莎贝尔不断地咳嗽着,鲜血不断地从她口中吐出,她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拼命地往前趴,可是这对兽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消片刻,那兽人便来到了伊莎贝尔身后,然后一脚重重地踩了下去。

  「啊……」伊莎贝尔一声痛呼,剧烈的疼痛让她呼吸都差点中断了,一双媚眼瞪的大大的,晶莹的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往下流着,口中更是吐出了大量的鲜血。只是,在她那还在流淌着精液的蜜穴中,竟是颤抖地喷出了大股的淫水。
  「咳咳……不……不要……」伊莎贝尔哭泣着,已经失去逃跑能力的她,被兽人将身子翻了个面,然后,在她惊恐绝望的目光下,那兽人竟是一把将手中的砍刀狠狠插进了伊莎贝尔的上腹部,宽大的刀刃轻易刺破了她白嫩的肚皮,撕裂了她的内脏,伴随着艳丽的血花,一下子将她的身体贯穿了,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

  「啊——」伊莎贝尔凄厉高亢的惨呼着,大口大口的鲜血不住地往外喷出,她娇弱的身子被那把砍刀死死钉在地面上,脆弱的内脏被毫不留情的刺穿,肠子也被切断了一些,本能的扭动让她的伤口和内脏被进一步撕裂,更多的鲜血从伤口处冒了出来,然而,不等她缓口气,那兽人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子,然后将粗大的肉棒对准伊莎贝尔的蜜穴,一下子插了进去,然后猛烈地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唔唔……咳咳……我……我不行了……」伊莎贝尔不断地咳着血,猛烈的抽插将她的身子顶的不断乱颤,那被贯穿了的伤口在这过程中更是不断地被撕裂,原本平滑白嫩的肚子也豁然被撕开了一个破烂的口子,内脏毫不意外的被刀刃反复的撕裂崩坏,大量的鲜血随着每次激烈的抽插喷涌而出,将地面汇聚成了大大的一滩红色血水。

  「啊啊啊……好痛……救命……啊啊……饶……饶了我吧……咳咳……我……我还不想死……」伊莎贝尔绝望地哭泣着,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正在强暴她的兽人,可是,那无助柔弱的眼神却在这兽人面前一点作用都起不了,相反,那兽人反倒更加兴奋了起来。

  「好痛啊……这个不懂情趣的兽人……讨厌……这样粗暴的对待我……身体被刀子刺穿……然后被迫在性交中……身体被一点点撕裂……啊哈哈……真是……太刺激了……啊……好棒……」与外表的痛苦和绝望截然不同,伊莎贝尔内心在喜悦地呻吟着,这种无助,绝望的感觉,身体被一点点破坏的刺激,让她感受到了无比强烈的快感。

  兽人巨大的肉棒将伊莎贝尔的肚子顶出一个大大的凸起,紧窄的子宫口如同敞开的大门一般,被这根大肉棒肆意的进出抽插着,每一下都带出大量的淫水。如果不是想装的痛苦绝望一些,好让单纯的兽人更加肆无忌惮的蹂躏她,伊莎贝尔恐怕早就发出畅快的呻吟,以及那淫秽不堪的浪叫了。

  随着兽人疯狂地抽插,伊莎贝尔身上的伤口也被没入身体的刀刃撕扯的越来越大,鲜血宛如破碎的水龙头般顺着伤口大量地涌出,伊莎贝尔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无神的双眼痴媚地看着正在强暴她的兽人,痛苦的神色却是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淫媚笑容。

  「啊啊……好强烈……好刺激……我的身体……被一边性交一边切开……这毁灭性的快感……啊啊啊啊……我……我要高潮了……」

  伊莎贝尔涕泪横流,美目失神,身体不断地抽搐着,这一刻,她连痛叫都不会了,舌头微吐,血水横流,这毁灭性的快感,将她的神智几乎瞬间摧毁,让她彻底沉浸在了这极致的高潮中而无法自拔。

  兽人看着失神的伊莎贝尔,感受到肉穴突如其来的紧致,似乎是在回应似的,兽人竟是抱起被刀刃钉在地面的伊莎贝尔,原本破烂的身体更是在这过程中被严重地撕裂崩坏,大量的鲜血夹杂着内脏碎片从背后的伤口喷涌而出。

  「啊啊啊……救……救命……饶……饶了我吧……咳咳咳……」伊莎贝尔吐血连连,失神的双眼满是哀求之色,然而,兽人的目光依旧凶横残忍,他抓住伊莎贝尔的滚圆白嫩的屁股,然后挺起粗大的肉棒,更加疯狂地抽插着。

  「啊哦哦……无法逃避……身体被一点点撕裂……内脏被一点点破坏……啊啊啊……好无助……好绝望……好……好过瘾啊……被野蛮的兽人这样摧残……咦?我又被虐出尿来了吗?」

  伊莎贝尔的尿液完全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身体在这毁灭性的快感中又一次达到了顶峰,这无法抑制的高潮,让她渴望自己的身体在这疯狂的交媾中,变成淫靡残虐的风暴,然后堕入那高潮地狱的尽头。

  「咔嚓」一声,感觉自己的肋骨被坚韧的刀刃崩断了,肺部也被深深的切入,大量的鲜血涌入了肺叶中,伊莎贝尔不断地咳嗽着,大口大口的鲜血被咳出体外,那身体上呈现出的一个豁大的已经被切烂了的伤口里,已经看不到内脏了,只看到鲜红的碎肉。

  「啊啊啊啊啊……」伊莎贝尔发出凄厉的惨叫,惨烈的痛苦让她出现了恍惚的神色,淫水和尿液不断地随着兽人的肉棒抽插而喷溅而出,她的双手胡乱的挥动着,口中发出了毫无意义的哀鸣。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性的痛苦和欢愉将她推到了悬崖的边缘。

  「啊……大肉棒……我的子宫都被插出体外了……我的肚子全都烂掉了……我的身体……被彻底玩坏了……啊哈哈哈……真是……太刺激了……」伊莎贝尔空洞涣散的双眼微微上翻着,舌头耷拉在外面,口中随着兽人每次的抽插而不断地咳出鲜血,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助可怜。

  兽人越来越激烈,终于,又是「咔擦」一声,伊莎贝尔第二跟内骨也断裂了,感受到生命在快速地流逝,那死亡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惨白的伊莎贝尔已经没有过多的鲜血流出了,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唔……唔……」伊莎贝尔迷乱地呻吟着,她的神情开始有些呆滞了,毕竟这毁灭性的快感和刺激,将她的理智已经击溃了。伤口和内脏还在不断地被刀刃撕裂着,终于,当第三跟肋骨被刀刃崩断后,兽人在伊莎贝尔露在肚子伤口外面的子宫里,射出了大量滚烫的精液,那暴露在伤口上的红色的子宫,立刻如同吹气球般迅速胀大,直到撑的滚圆。

  「啊啊啊啊……坏掉了……彻底坏掉了……」伊莎贝尔无神的双眼上翻着,口中吐出了最后的鲜血,仿佛要失控了一般,这扭曲的快感让伊莎贝尔的下体疯狂地抽搐着,大量的阴精喷射而出,与精液和血水混合在一起,从她那被扩张的合不拢的肉穴中喷涌而出。

  「啊……唔……救……救救我……求……你……」好一会儿,回复理智的伊莎贝尔,看着自己残破的身躯,她嘴唇微张,绝望痛苦的眼神瞟向面前的兽人,虚弱地哀求着。然而,兽人却是狠命地拔出砍刀,将她的身体狠狠地扔到地面,然后转身离开,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

  「啊……呵呵……」伊莎贝尔仰面躺在地上,她空洞无神的双眼茫然地看着天空,在这人声鼎沸的竞技场中,她的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满足的淫媚笑容。
  「唉……都被摧残成这个样子了,这个可怜的女奴,最后的命运还是悲惨的死去。」一个卫兵拖着伊莎贝尔的尸体,露出了惋惜之色,毕竟前些日,他还出钱干过这个女奴,那滋味,比他以往干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爽快,无论是美貌还是技巧,都是无可比拟的。只可惜,如今就这么被残忍的奸杀,卫兵叹口气,最后抓了一把她那饱满白嫩的奶子,然后将她扔到了填埋场中。

  不久之后,一个高大帅气的黑衣骑士来到了伊莎贝尔残破的尸体旁,单膝下跪,恭敬道:「公主殿下,您出来也有三年了,是不是该考虑回去了。」

  「讨厌……人家才不想回去了。」伊莎贝尔抬起她那没有生气的脸,原本涣散空洞的双眼立刻变得清澈有神,那残破的身躯竟是陡然间复原,她光着身体站起来,看着亚修恩愈发严肃的目光,却是心虚地改口道:「好吧,别用这样的眼光看我啦,我回去就是啦。不过,至少让我去挣钱买件像样的衣服吧,光着身子回去多不好。」

  亚修恩无语地摇摇头,道:「五个月后,神话破晓大殿的黑暗仪式就要进行,您作为神话破晓组织信奉的女魔王,是必须到场的。」

  伊莎贝尔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了,我怎么能让我亲爱的粉丝们失望了,放心啦!」

  「那么,刚刚被虐杀掉的您,这次又打算以怎样的身份出场呢?」亚修恩问道。

  「这次,我就变身成一个刚成年的精灵少女好了。」伊莎贝尔说罢,一道金色的光芒笼罩全身,很快,一个有着一对尖耳朵的精灵妹子出现在了亚修恩的面前。

  「精灵女性的胸部都不大,所以建议您将胸部缩小一些。」亚修恩一本正经地给出了建议。

  「这样啊……」伊莎贝尔再度施法,原本36D的胸部立刻变成了36B。
  「好了,那么,我去挣钱去了。」伊莎贝尔弹了一个响指,一道金色的传送阵瞬间出现在她的脚下,而她的身影也随同传送阵一同消失在了亚修恩的面前。
  看着已经消失的伊莎贝尔,亚修恩平静地转过身,身影也一瞬间消失了……
  随着眼前一黑,我和王雨欣退出了这个剑与魔法的游戏世界。

  「我亲爱的王雨欣,自从你离开游戏后,那个伊莎贝尔公主就也变得淫荡无比,说实在的,她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了。」我打开游戏仓,对身旁的王雨欣说道。

  「讨厌了,你们男人就会推责任,剧情明明都是你安排的。」王雨欣娇嗔地从我身边起来,看了眼这个能够容纳两个人的游戏仓,不由地道:「想不到你居然还能随时随地以上帝视角来偷窥虚拟世界的一切了,偷窥狂魔亚……修……恩。」
  「我这是维护游戏世界的稳定,确保客人在游戏世界的安全。」我搂住王雨欣的肩膀,道:「我已经决定,与那个索拉德合作,共同开发虚拟网游,到时,你在游戏中依旧扮演伊莎贝尔这个角色,来处理一些特殊的事情。」

  「好呀,没有问题。」王雨欣娇媚一笑:「只是想不到,那个索拉德,居然能够黑到我们的系统里来,真是不简单。」

  「确实不简单,或许,他能够将我们这款游戏,真正推广出去。」我满怀信心的,与王雨欣一同走了出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