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良家人妻系列前传 · 淫蛇御经】 (06)作者:大宝诱香
【良家人妻系列前传 · 淫蛇御经】 (06)作者:大宝诱香
字数:5088


                第六章

  等这张管家一走,张敬德便依计派人飞鸽传书瓜州刺史,让他火速派人到榆林窟把整件事去查个清楚,看看是否真如这姜家老人所说。

  张管家把姜家老人接回来就已经是午时了,张敬德心怀歉疚便吩咐张管家先领着姜家老人去内府沐浴一番,再在客厅安排了酒席,为姜家老人压惊、接风洗尘。

  在酒宴上张敬德不停地给这位姜家老人敬酒,夹菜。酒过三巡,感觉气氛已至,张敬德便看着沐浴一新,穿上将军府送给他的一身新衣衫的姜家老人歉意的道:

  「姜家老哥,实在是对不住,这件事是我疏失了。你的儿子冒着危险救了我的夫人反而害你们家妻离子散。这让我可怎么好意思面对你们父子啊?」

  「诶,怎么能怪张将军呢?都是我自己家的哪两个不孝子做事不够周严,既然张将军为报答他们已经给了他们巨额的赏银,这事儿张将军就已经仁至义尽了。」这姜家老人倒是大度。其实在回来的路上张管家已经把张敬德的意思跟这姜家老人说了,他也大度的都应允了。

  「姜家老哥,你有何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我能满足的一定会让你满意。」张敬德道。

  「张将军,我没有什么要求,只是想早点见到我的两个儿子。现在我们家就只剩下我们爷仨了……」说着竟有些难过的说不下去了。

  「好,好,不过……」张敬德道扭头看向一边的张管家,向他投去询问的眼神。张管家悄悄点头,示意已经跟这姜家老人交待过了。

  「不过见过面之后呢?你有何打算?是回老家呢?还是留在这里跟儿子们一起?」张敬德问道。

  「老家是不敢再回去了,瓜州地处河西最西与吐蕃接壤,近几年来就战火不断,本来我就有打算搬离那是非之地,现在家里出了事就更不能回去了。我担心那群强盗要是听说我们回去估计还会去抓我们的。」姜家老人担忧道。

  「嗯,跟我想的一样,你们既已来了凉州,又为救我贱妻而受到了牵连,那我自当对你们照顾一二。这样吧,张管家,你先安排姜老哥住下,再去通知他的两个儿子来见他,岂能让姜老哥这么大老远的自己跑去找儿子?」

  「是,老爷。」张管家应道。

  「姜老哥啊,你就暂且先安心的住下,日后我再帮你安排个事项做做。不知姜老哥以前作何营生啊?」张敬德试探着问道。

  「我年轻时是画师,专门给各大庙宇画壁画、佛像、以及各色画等。后来岁数渐长后又喜欢上了波斯画风,便跟了一位波斯商人朋友去了波斯。可没学两年才发现原来东罗马帝国的画法才是至尊。于是又辗转到了君士但丁堡学习。这一去便是多年,我这也是最近才回来没多久。」姜家老人介绍自己道。

  张敬德对这位姜家老人所说的什么波斯、东罗马帝国都不太感兴趣,因为在他心中这中土大唐才是世界的中心,其他国家都是些蛮夷罢了。他耐着性子听完了他的介绍后道:

  「哦,是这样啊,我说怎么看你手心皮肤细腻,没有老茧,不像是种地的农人。张管家,我们府中可有需要画画的营生吗?」

  「这……老爷啊,咱们府中家眷少,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些下人,实在是没有必要专门找个画匠啊。不过……」张管家道。

  「不过什么?但说无妨。」张敬德道。

  「我们坐马车回来的路上,我发现这姜家老爷子颇通马性,回来时他赶马车竟比那赶马车的家丁平稳了许多。您也知道马厩里的那孙二好吃懒做,咱府中的几匹马被他喂的马瘦毛长,要不是看在他老父亲的面子上我早就想把他辞掉了。既然这姜家老爷子通马性不如先安排他去给那孙二帮个下手,省得他天天抱怨自己忙不过来。」张管家似是早就有了打算。

  「那怎么能行?这种活计怎么能让姜家老哥去做呢?」张敬德道。

  「无妨,我喜欢马,这马比人好打交道。既然住下了就不能白吃白住,也要为将军府做些事项才是,不然会让我寝食难安的。」姜家老人诚挚道。

  「这……既然姜老哥喜欢,那张管家你就看着安排吧。不过这住的地方可一定要好,不能再将就了。」张敬德叮嘱道。

  「是,老爷,您放心。我安排姜家老爷子住在接待家属的那个独门小院内,哪里清静又没人打扰。」张管家道。

  就这样这姜家老人就被安排进了那套独门小院里住下了。这老头儿倒也自觉,午间稍歇后便主动找张管家要求去马厩帮忙。于是张管家领着他来到了位于第二进院落的最西边的马厩。

  这马厩的院子里有五匹高头大马,除一匹枣红色大马被单独拴在一槽子上低头吃草料以外,其他四匹被拴在一长槽上,此时槽子里早已空空如也,那四匹马或卧在槽边休息,或呆站在哪里羡慕地看着那匹枣红马大快朵颐。

  张管家看到这情形就是气恼道:「这个孙二真是无可救药,只知道伺候将军的『红赤驹』,别的马匹他都懒得照理。你看看这几匹马,都已经马瘦毛长成了什么样子?」

  院子里没有那孙二的人影,张管家气得两眼冒火直奔院子最里的那间关着门的屋子走去。姜家老人跟在身后不知所以然。刚刚走近那房门便听到鼾声如雷,一把推开那屋门,就见一人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木床上酣睡,此人睡相极为难看,打鼾不说,还不时吧唧吧唧嘴不知在说些什么,嘴角的哈喇子流淌到了枕头上。
  「喂,孙二,孙二,快些起来。都几时了?你还在睡觉?」张管家边推搡他边喊道。

  不多时那孙二悠悠转醒。睁开一双惺忪睡眼无神地瞅着张管家道:

  「哎,我道是谁,原来是张管家啊,我睡会儿午觉你也看不顺眼么?」
  「午觉?你好好看看日头,现在都已经申时了。」张管家气愤道。

  「我一人照顾五个牲口,累死累活,多睡会儿又能怎样?那像你天天吃香喝辣当然精神饱满咯。」这孙二不服气道,显然并没有将张管家放在眼里。

  「你……好好,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你天天抱怨人少活太累,这不是给你找来一人帮忙吗?还不快起床见过?」张管家指着身旁的姜家老人道。
  那孙二懒洋洋坐起身,便用一双牛眼看过来,上下打量这姜家老人道:
  「怎么找来一个糟老头儿?都入土半截的人了还能帮上什么忙?别是来混饭吃拖后腿的吧?」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长辈?真是没有教养。反正人我是已经给你找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以后就休得再抱怨了。」张管家没好气道,转首对姜家老人歉意道:

  「老人家莫怪,这斯一向如此。」

  姜家老人双手合十点头微笑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已是耳顺之年之人怎会跟一个小娃娃一般计较?」

  他这一回话不仅张管家就连一脸不懈的孙二也是一脸的愕然,心中暗道:「这老头儿怎么一副庙里和尚的口吻?假模假式的到还真能唬人!」

  姜家老人看到两人的表情有异,连忙收回合十的双手解释道:「哦,老朽是佛家信徒。平日里念经诵佛习惯了,倒叫二位见笑了。」

  「哦,信佛好,信佛好。信佛者都是生性良善之人。」张管家口中喃喃道。
  「有个屁用?还不是跟我一样来这里伺候几个牲口?」孙二一脸不懈道。
  张管家不想再跟孙二纠缠便跟姜家老人道:「姜家老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有什么事尽可来找我。」

  「没什么其他的,就是不知我那两个不孝子何时才会过来看我?」姜家老人道。

  「就这一两日内,你也知道这军营不比我们平常百姓家,不得随意找个事由便可出入。不过我已知会了你儿所在营区的校尉,这一两日便准他们抽空出营来看望你。不过你可千万记得我在马车上同你讲得,暂且不要告知他们家里的事。」张管家叮嘱道。

  「你放心管家。姜某自是记得。」姜家老人道。

  其实张管家不想让他马上见到姜家兄弟还有个重要的原因:瓜州府衙那边还没有回复消息,他跟张将军都打算等事情水落石出,确定这姜家老人所说是实情后才让他们父子相见。

  张管家扭身离去。可他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院子门口就听到那孙二道:

  「哼,现在倒是狗眼看人低了,动不动都敢吼我了。想当年我爹当管家的时候还不是个小瘪三儿?那时候老远见了我就点头哈腰的。」

  「人生何处不相逢,莫因小怨动声色。」姜家老人摇头道。

  「诶,姜老头儿,你怎么满口文邹邹的,我怎么看你不像是个下人,倒像是个说教的和尚呢?也就是你还蓄着长发不然我还真以为你是个和尚呢,又是念经又是说教的。」那孙二道上下打量着姜家老人诧异道。

  「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心中有佛,何须剃度?好了小兄弟,不说这些了。这马厩可有什么要做的活计且吩咐给我就好。」姜家老人道。
  「嗯,姜老头儿,你倒还识趣,你先去把西墙根的草料铡一下,然后给那几匹饿肚子的马上料就好了。我累了一天了再休息一下。」这孙二指了指西墙边那堆草料说道,然后就又仰面躺下睡去。

  姜老头儿也不生气,果然按那孙二的指示去铡草了。就这样他任劳任怨地忙活了起来,从申时干到了酉时,铡够了草料便端去马槽,那四匹早已饿得肚皮扁扁的马儿立刻欢快地围拢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吃将了起来。

  姜老头儿看着它们欢快地吃相却道:「因果业报,欲知过去因者,见其现在果。尔等若是上世不做孽,何至于现在沦为畜生道?这一世就好好受苦,下世复转人道吧,阿弥陀佛。」

  晚间到了饭点,这孙二便起身领着姜老头儿去后厨吃饭,一众来打饭的家丁、丫鬟看到孙二身后跟着个长相怪异的老头儿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有跟孙二相熟的问道:「咦?孙老二,你身后跟着的老头儿是什么人?」
  孙二得意道:「哦,管家刚给我找了个帮手,听我指挥归我调度。」

  「升官了嘛,都有手下了?」那人奉承道。

  「咳,也就是个『弼马温』的小官。不足挂齿,不足挂齿!」这孙老二大言不惭道。为了显示他的官威他竟然对姜老头儿指使道:

  「姜老头儿,你去拿了碗筷、盘子,打两份饭过来,我就在这饭厅等你。」
  姜老头儿果然点头称是,按孙二的指示去打饭了。

  「行啊,孙老二,看来你真是熬出头来了。现在连打饭都有人伺候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调笑道,原来是岚夫人的贴身丫鬟艳儿。

  「诶哟,这不是艳儿姑娘么?让你见笑了。你这是要给夫人、少爷端饭来了么?我来帮你吧?那么多饭菜沉甸甸的,那饭箱你拎起来太吃力了吧?我帮你送到内宅的垂花门口如何?」这孙二见是娇艳的艳儿马上腆着脸献殷勤道。

  「那可不敢,你现在都是『弼马温』了,我还是个小丫鬟,怎敢劳您大驾呢? 」
艳儿不屑道。

  「哟,谁当『弼马温』了啊?艳儿姐姐。」又是一声清脆的女音,原来是大小姐的丫鬟蓉儿。

  「蓉儿啊,你也来给大小姐端饭了?还能有谁?孙老二呗,他现在当官了,连打饭都有人伺候了。」艳儿回应道。

  「是吗?我看看是谁啊?孙老二你现在管着几个人啊?」这蓉儿年纪最小也最活泼,便跟着艳儿一唱一和的作弄起懒汉孙二来。

  「我……我现在就管了一人,不过你们不要小看他,这老姜头儿可不是一般人,他说话文邹邹很有学问的。」这孙二见这两个娇滴滴的姑娘有点心颤,说话都结巴了,不过为了给自己长脸面刻意抬高姜老头儿道。

  「是吗?他在哪儿?我们倒要见识一下是怎么有学问了?」两个小丫头叽叽喳喳道。

  此时正好那姜老头儿端着两盘饭菜慢慢走过来。于是孙二歪头对这二女示意道:

  「喏,就是他,老姜头儿,今天刚来的。」

  二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这老姜头:四方脸,皮肤黝黑,卧蚕眉,眼窝深陷,高高的鼻梁大大的鼻头,阔口白牙,大耳,留长髯。面貌有些怪异,于是这二女相互看了看都忍不住要笑出来。

  这孙二看二女不喜这姜老头的样貌,顿觉面上无光,便把气发在了这老头儿身上道:「姜老头儿,怎么端个饭都是磨磨蹭蹭的?老了就是不中用了。」
  「什么?他也姓姜?」艳儿好像这才注意到姜老头的姓氏忙吃惊地问道。
  「是啊,他就是姓姜。怎么了艳儿?」孙二看到艳儿吃惊的表情疑惑地问道。
  「这位大叔,你可有两位儿子?就是前几日来过我们将军府的。」艳儿不再理会孙二,而是直接问姜老头儿道。

  「是啊,哪两个正是老夫的孽子。怎么姑娘难道你认识他们?」姜老头回答道。

  「啊?原来那两个家伙是你儿子?我正四处找不到他们呢。」在一旁的蓉儿也吃惊道。

  她奉了大小姐幽兰的指示去调查那两个姜家兄弟的底细,可是毕竟她只是个小丫头自从那姜家兄弟离开了将军府便再无消息,她本满怀希望的找到田成,想让他帮忙调查这两兄弟,可不知为何这田成好像对自己躲躲闪闪的不愿多说话,只是说他也找不到这二人的下落,这让蓉儿伤心了好一阵子,这两天心情才刚刚转好,没想到竟然碰到了那姜家兄弟的父亲。

  「好啊,姜老头原来你还有事瞒着我?你可没跟我说过你还有两个儿子也来过府中,还认识艳儿和蓉儿啊。」孙二看到两女问话的表情心头暗惊,于是便责怪道。

  「这……我怎么会知道?我也是今天才到府中,还没有跟哪两个孽子见过面呢。我们都快一个月没见面了。」姜老头无奈摇头道。

  「真是奇怪,怎么哪两个人的父亲也追到将军府来了?而且还去了马厩,看样子是要长期住在这府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夫人好像对此一无所知啊?我必须马上回去汇报给她知道。」这时的艳儿已经无心再跟他们聊下去了,她打算火速拎了饭箱回内宅把这件事汇报给夫人。

  蓉儿此时的心情也跟艳儿一样,她也打算尽快拎饭箱回内宅后院把这消息汇报大小姐。以后怎么办还要让幽兰大小姐再做定夺……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