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日资企业的猎艳经历】(16)作者:xiaoohong
【日资企业的猎艳经历】(16)作者:xiaoohong
字数:10100


               第十六章

  我迅速的站起身子,轻手轻脚的蹿到了门后,透过猫眼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不一会儿,我就看见一群人三三两两,左拥右抱的挤上了楼,等到他们走到门口时,我才看清那群人不是黑舞厅的打手。

  我一看不是他们,悬着的心才掉回了肚子里,我看见未未吓得有些瑟瑟发抖。
  「未未,别害怕,不是那帮……」我微笑着劝着未未,可是未未仍然惊恐的望着门口。

  「开门!未未!」门外传开了「咚咚咚」的击门声和一个男人的大嗓门。
  未未吓得把头埋在了抱枕里,浑身打颤,我那掉回肚子里的心「咯噔」一下,又悬了起来,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开门!」那个男人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咚咚咚」的击门声把楼道里都震出了回声。

  「未未,他们到底是谁?!」我压低声音问着未未,未未埋着头也不说话。
  「咚咚咚」,现在不止是他一个人在敲门,而是一帮人都在敲门,击门声就像雨点子砸在门上一样叮当作响。

  一股莫名的火从我心头油然而生,我想把门打开和他们理论,但是又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而且未未一直埋着个头也不说话,这一切扰的我心烦意乱,头皮麻麻的。

  「你们是干什么的?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敲敲打打的,知不知道别人在休息!」忽然楼道里出现一个女人的声音,听声音我觉得这个女的既年轻又泼辣。
  「咚咚咚」的击门声停了,我有些好奇是哪位巾帼女英雄在打抱不平,便立刻走到门后面,透过猫眼看着外面的动静。门口大约有七八个男子,看起来都二十郎当岁,有几个还提着啤酒瓶子,看样子像是刚喝完酒回来。

  「呀呵?来了个打抱不平的啊!」一个马仔模样的小伙子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看架势是准备教训一下这个女子。

  「等等。」一个看起来有点大哥范儿的男子拦住了他 .

  「黄哥,她……」那个马仔有些不解。

  「哼……小妞,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空虚寂寞啊?你男人呢?」那个大哥没有理会马仔,直接和那个女子搭讪。

  我睁大了眼睛才看清对门的女子,30岁左右,皮肤白皙,保养的很不错,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睡衣,她那一袭长发,让人感到有点聂小倩的感觉。

  「就是,你是不是空虚寂寞啊?」那个大哥身后的几个小弟都跟着嚷了起来。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那个女子看见这么一大帮男子聚在自己家门口,有点慌了神。

  「干什么?今天未未不在家,我就拿你泄泄火!」那个大哥一发狠,准备冲进去。

  那个女子一看情况不妙,准备把门关住,可是她哪有马仔的动作快,那个马仔一伸脚,就把门蹩住了,那个女子使劲的拉着门,但是无济于事。

  「怎么了?吵吵嚷嚷的?」只见卧室里走出一个光着上身的胖子,一只手提着裤子,另一只手扶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哟!这不是有男人吗?你还招呼我们干什么?哈哈……」那个大哥又开始调侃这个女子,身后的小弟们都附和着哈哈大笑。

  「那你们……你们还不出去?这……这可是民宅!」那个女子声音颤颤巍巍的。

  「你们快给我滚出去!」光着上身的胖子厉声喝道。

  「哼!谱挺大啊!也不打听一下我是谁!」那个大哥好像吃软不吃硬。
  「你……你是谁?」那个女子一听这话,彻底慌了。

  「老子今晚就让你知道我是谁!」那个大哥一把拉开了门,带着这帮小弟一窝蜂的冲了进去。

  「你们……」那个女的刚想喊叫,就被那个马仔一把搂住脖子,堵上了嘴。
  「你们要干什么!」那个胖子上前理论,被那个大哥一脚踹翻在地。

  「啪」的一声,对面的门重重的关上了。

  「未未!未未!」我心里也慌了,这帮醉鬼肯定要闹出事不可,我跑到未未身边,狠狠地托起未未的头。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你快告诉我!」我的声音近乎于歇斯底里。

  未未的眼睛早已哭的肿肿的,看得我心都要碎了。

  「未未……」我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点过了,把未未搂在怀里,安慰起她来。
  未未躲在我的怀里,哭的更凶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未未才停止了哭泣,我感觉到自己的胸口都湿了一大片。

  「表哥……」未未抽噎道。

  「嗯?」

  「我……」未未又开始抽泣了。

  「未未,你跟表哥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焦急的问道。

  「啪」,对门那家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摔碎了,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见了,看来真的是出事了。

  「刚才那帮人是谁?」

  「他是一个富二代,就在楼上住,和我住的房子是一个户型。」未未终于把情绪稳定了。

  「那他为什么今天敲你的门?」

  「他不是今天敲我的门,自从那件事以后……他就天天敲我的门……而且……」未未说着说着,又开始哭了起来。

  「天天敲门?那件事?什么事?」我不明白未未说的那件事是什么事。
  「杨朔……他被抓进去了……」

  我脑子「嗡」的一下就蒙了,杨朔?这个名字好熟悉,难道是迷奸未未的那天晚上,那几个刺头嘴里的大哥?

  「我确实不是湖北人,我家在浙江的一个小山村里,父母都是茶农,但是高考的时候没考好,就读了一个湖北的二本院校。」未未抹着眼泪说道。

  「你可以选择复读啊。」

  「不,复读的学费和生活费加起来至少要一万多,我家里承担不起……」
  「那后来呢?」我继续问道。

  「后来,我在学校里认识了彤彤,只不过我是社科学院的,她是经管学院的……」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那是一个大一新生的圣诞舞会,我们在舞会上认识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结识了杨朔。」

  「你说的这个杨朔,家里是干什么的?」我想一探究竟。

  「他的爸爸是市交通局副局长,他仗着他老爸的关系,才上了个二本院校。他原来是一个混混,后来才知道,他爸爸早就给他安排好了工作,只不过需要一纸大学文凭,家里托关系让他来我们学校混一个文凭。」

  「那么,后来呢?」

  「自从那次圣诞舞会之后,杨朔就开始猛烈的追求我,又是送花,又是接车送我。我很是反感他的这种追求我的行为,有一段时间看见他我就躲着走。」
  「你这样是不行的,他越是得不到你,攻势就越猛烈 .」我已经猜到下面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嗯,是的,后来他发现这样是不行的,就开始利用我周围的姐妹来追求我。」
  「这小子还挺锲而不舍的,后来他成功了?」我觉得自己还挺佩服杨朔的,因为他迎难而上,懂得利用对手的弱点,这起码说明他是动过脑筋的。

  「是的,不过不是因为他的坚持,而是因为我自己的软弱。」未未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有不甘。

  「这话怎么说?」

  「原因有两个,因为每年放假我都要回家,一回到家就要帮助家里干活,表哥,你想我一个女孩子,能干多少活?能有多少精力去干活?没有干几天,身体就吃不消了。我又不甘心像一个废人一样待在家里,于是我就出去当家教……」
  「你还当过家教?」

  「嗯,主要是辅导初中和高中的孩子写作业,每个小时收20元,可是很累,而且很枯燥,有些孩子很调皮,根本就不好好学习。有些孩子的妈妈还防着我,因为我长得漂亮,身材也很好,害怕我和她老公发生关系,总之……烦透了……」未未一提起这段往事,显得相当急躁。

  「那不用说……这个工作也黄了……」我看她这个样子,想尽快的结束这个话题。

  「嗯……」未未点点头。

  「那么,第二个原因呢?」我转移了话题。

  「第二个原因……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原因,女孩子的通病,虚荣,攀比,妒忌,不服……」

  未未说到这,我大概就明白了,没有打断她的话,只是努力做一个聆听者。
  「我们宿舍有6个女生,第一个学期刚开始,其中4个女生就买了笔记本电脑,而且都是名牌,DELL,SONY等等,而且都用的是品牌手机,高档化妆品,衣服和包包。一开始,我还努力的劝着自己,不要和她们比吃比穿,我就这样硬绷着,她们时常请舍友们吃饭,我也去,但是渐渐的,我们就开始疏远了,一方面是因为我自己内心的自卑,另一方面是她们变得瞧不起我……」

  「这个……我明白……」我听着未未以前是这么过来的,心里很不好受。
  「可能是老天眷顾我,彤彤进入了我的生活。起初,我是不接受彤彤的,我把自己封闭的很紧,害怕受到外界的伤害。通过后来的接触,我渐渐的发现彤彤不是我所想的那种人,她家里虽然也很宽裕,但是他从来不浪费父母给的钱,除了吃饭,她也只买一些普通的护肤品,至于昂贵的化妆品,她很少买。」未未说话时的眼神中透出了一丝丝光芒。

  「我姨在彤彤小的时候,对彤彤管教很严格,彤彤在同龄女孩中算是比较优秀的了!」对于这个表妹,我也是不吝惜赞美之词。

  「是的,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和彤彤成了好朋友,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学习,无话不谈。」

  「所以在彤彤的婚礼上,她选择了你当她的伴娘。」我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嗯,后来,她了解的我家里的情况,同时又得知了杨朔在追求我的消息,她就很坦诚的分析了我当时的情况,并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我问道。

  「杨朔找过彤彤,而且不止一次,他请彤彤吃过饭,还给彤彤买过礼物,请彤彤帮他追求我,彤彤答应了,但是没有收他的礼物。」未未有些黯然。

  「后来呢?」

  「彤彤分析了我的处境,她说既然老天给了我天使的面容和魔鬼的身材,就要好好的利用它。杨朔既然追求我这么多日子,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如果觉得他人不错,那就进一步发展,但是不要越过雷池。」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我感叹道,突然觉得彤彤虽说年纪比我小,但是有些事情看得还是挺透的,分析的也比较合理,而且说话做事的尺度拿捏的恰如其分。

  「我这个人比较清高,如果不是彤彤给我点出来,可能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这么清高。我开始怎么也想不通,有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因为这个问题,我抑郁了……但是后来我渐渐的想通了,女孩子,这一辈子不就是为了找一个男人疼自己吗?怎么疼?还不是要用钱疼,自己的家境不好,杨朔家里又这么有钱,自己何必再这么固执?就这样,想着想着,自己渐渐的就想通了。」未未叹了一口气。

  「后来你就答应了?」

  「嗯,杨朔对我确实挺好的,给我充饭卡,买化妆品,买衣服,但是我有我的底线,我从来不要她的钱,而且我和他的关系也就限于搂搂抱抱,最多就是亲亲嘴,至于做爱,他肯定想,而且不止一次向我表示过,但是我都没有同意。」
  「这个……对于他来说,是不是太残酷了?」我心里有些为杨朔不平,现在大学里守身如玉的美女能有几个,别说在大学,有些在上中学的时候就被开苞了。
  「表哥,这是我的最后一张牌,也是我最宝贵的东西,如果都给他了,他万一把我蹬了,我岂不是……」未未越说越激动。

  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有些凉了,但我还是一口气喝了下去。未未说的也有点口渴了,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

  「后来怎么样了?」我把杯子端在了手里摩挲着。

  「后来……」未未又开始哽咽。

  「后来,有一次,我发现他背着我和另一个系的女孩很暧昧,就因为这个我们吵了一架,很多天我们都在冷战,最终还是他沉不住气,拿着一大束鲜花来向我赔罪,说实话,那时候的他还是蛮讨人喜欢的,而且已经过了那么多天,我对他的气早就烟消云散了,只是等着他来向我和解。」

  「敢作敢当,行!」我夸了杨朔一句。

  未未说到这里,掩面哭了起来。

  「怎么了?未未。」我把杯子放下,坐到了她的身边 .

  「表哥……我……」未未扑在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未未……未未……」我抚摸着未未的头发,安慰着她 .

  「表哥……杨朔他在那晚把我灌醉了……强奸了我……」未未哭泣的说道。
  「啊?」我心里一惊,原以为他还算是个男人,没想到他竟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欺负自己的女同学,真是畜生都不如。

  未未躲在我的怀里慢慢的就不哭了,我心里也在为未未的命运而惋惜,房子里显得异常的安静。

  「啊!不要!不!不!」我听到一声闷闷的喊叫声。

  是旁边屋子里的女人在叫喊!我放下未未,把耳朵贴在墙上,静静地听着旁边的动静。

  「表哥……」未未叫道。

  「嘘……」我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未未立刻捂住了嘴。

  「啊~啊~」旁边传来那个女子的呻吟声,还夹杂着一阵阵哄笑声。

  这个世界真是太乱了,到处都是横流的肉欲,强奸,轮奸,迷奸,各种关于奸的话题和事件充斥在这个社会,让我觉得自己的内心世界是那么的空洞。
  我慢慢的转过身,心里在担心着旁边房子里的夫妻。

  「表哥,我们要不要报警?」未未问我。

  「不,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连连摆手,惊魂未定的坐了下来。
  「表哥……」未未坐到我的身边。

  「啊?」我听见未未在叫我,眼神迷离的望着她。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脏?」未未的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失落的低着头说。
  「不,不……你接着说,我听着呢。」我不停的摩挲着腿。

  「嗯,杨朔虽然强奸了我,但是对我还是很好,我不贪图他的钱,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一直对我不离不弃。」

  「你就一点没有怨恨过他?」我有些不解。

  「当然不是,一开始我还挺怨恨他,毕竟是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一个男人夺取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的怨恨渐渐的就淡化了。大概女孩天生的弱点就是这样吧,无论是巧取,还是豪夺,第一次给了谁,就一直挂念着谁。」未未说到这里有点失落。

  「这点我也可以理解……」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杨朔的爸爸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交往的朋友也不是一般的人物,不是局长,就是县长,甚至是市长 .」

  「你刚才说杨朔被抓进去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想既然杨朔的老爸有这么大的权利,他会因为什么事情而被抓,以至于他老爸都奈何不得。

  「表哥,你听我给你讲。杨朔来这里上学,就是为了一直文凭,他爸爸早就把路子铺好了,他爸爸的朋友都是杨朔的叔叔伯伯,对杨朔也都挺好。当杨朔的爸爸知道我们的关系之后,极力反对,主要是因为我的家境不好,而且他爸爸已经给杨朔找好了一个县长的千金,那个女孩是一个海归,从小在国外上学,根本看不上杨朔,所以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你的自身条件不错啊,应该不会看不上你吧?」

  「嗯,杨朔也是这样说,他不停的给我买化妆品和衣服,让我把自己包装起来。有这么一个有钱的男朋友,我也渐渐的自信起来,以前看不起我的舍友也渐渐的向我靠拢,可是我就保持我的高冷形象,宛若一个冰美人。」未未说起这段往事洋洋得意起来。

  「可是,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可不是一副高冷的模样啊。」

  「呵呵,那是因为后来有很多事情改变了我……」未未又低下了头。

  看见未未又沉下了头,脸色很不好看,我就没有多问什么,就让她说吧,找个人释放出来,心里会好受很多。

  「以前我最引以为豪的是我的脑子,我天真的以为只要学习好,就能得到一切。可是,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

  「那你现在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

  「身材,脸蛋和青春的活力!」未未很自信的挺起了她的豪乳,那是一对让所有男人垂涎三尺的豪乳,透过未未的浴袍,我可以清晰的回想起刚才后入未未的时候,那剧烈抖动的样子,我不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那你得感谢杨朔。」我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不仅仅要感谢他,正是因为杨朔,我才能从一个灰姑娘变成一个公主。杨朔每去一个宴会或是重要场所,都要带着我,他对我的条件有十足的信心,我也这么觉得,每个宴会的宾客都会以一种异样的眼光望着我,男人的眼光是占有,女人的眼光是嫉妒。」

  未未的话一点不假,第一次见到未未的时候,我的魂都被她勾了去,就在表妹家的农家乐门口,我都愣住了,未未不是柳岩,但是胜似柳岩的身材和脸蛋让我欲罢不能,以至于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大学毕业以后,杨朔就给我买了这个房子,让我住在这里。」

  「就是这个房子?」我指了指。

  「嗯,就是这个房子。」未未点点头。

  「这个房子加上装修费用可不止100万呐!」我咋舌道。

  「不到150万。」

  「这个杨朔可真够下本钱的,看来他真的很爱你。」我感叹地说道。

  「他一毕业,拿上了大学文凭,顺理成章的,他就在交通局的一个下属单位上班了,而且一开始干的就是科员,副处级,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待遇和补贴很是优厚。」

  「有这么一个有权有势的老爸,路子自然好走很多,你没让他爸给你找一份工作?」我疑问道。

  「哼,让他爸给我找工作?表哥,杨朔给我买的这个房子,他爸都不知道!」未未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他一直瞒着家里?」

  「不瞒着又能怎样?我知道他对我好,但是他始终迈不过他爸那道坎,更别说他妈了。」

  「那你就一直这样闲着?没找些事做?」

  「杨朔让我在家里呆着,他说他挣的钱足够养活我,可是我不甘心,我不可能在家里呆着,一个女人,没有自己的工作,是没有安全感的。」

  「你说得对,这个我理解……」我点点头。

  「有一段时间,他只要一出去上班,我就去人力资源市场找工作,可是适合我干的只有文秘之类的工作,我是社科学院的,到了人力资源市场,我才发现自己除了脸蛋和身材比较出众以外,其余的真是一无是处 .」

  「那你后来找到工作没有?」

  「那段时间没有,说实话,那些公司给我开的工资还不够我买化妆品的。」
  「后来呢?」

  「后来我就赋闲在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去,直到有一天杨朔要带我出席一个教育局长的结婚周年宴会……」未未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感觉到未未的心理压力变得大起来,脸色也变得凝重,让我也有种压力。
  「表哥,你累吗?要不先睡吧?」未未问道。

  喝了杯咖啡后,我感觉自己精神头很足,没有一丝倦意,当我准备看看现在几点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没有电了。

  「未未,你的手机充电器借我用一下,我的手机没电了。」我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

  「哦,给你。」未未从电视柜下面取出她的手机充电器给我。

  「嗯,通用口。」我检查了一下,可以用。

  我撩起沙发上的单子披在身上,已经到了凌晨时分,还是有点冷的。

  「后来呢?」我继续问道,眼角的余光让我看到未未倒吸了一口凉气。
  「和往常一样,我还是打扮的很得体,化了淡妆,随着杨朔去了宴会。有很多熟悉的面孔,但是这个教育局长还是头一回见到他,他保养的很好,快60岁的人了,鬓角都不见有白头发,小肚子有些微垅。从杨朔的言语当中可以看出,他们家和这个教育局长有着不一般的关系,有一种世交的意思。」

  「果然是根深叶茂……」我不禁感叹道。

  「自从那次宴会之后,那个教育局长就时不时的邀请我和杨朔去他家吃饭,谈天谈地,反正都是我不感兴趣的话题,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只能陪着说说笑笑。 」

  「官场之人,笑里藏刀,绵里藏针,一般人你根本看不出他们在想什么。」我又发出一声感慨。

  「确实是这样,有一次杨朔和那个教育局长两个人都喝高了,竟然认起了干爹和干儿子,杨朔的酒量我是知道的,喝不了几杯,那个教育局长我就不得而知了,也不晓得他是有意为之,还是酒后胡言,总之,最后他成了我们的干爹。」
  「这是你们的福气啊!教育局长当你们的干爹,所有的学校都得听他的啊!」我有点感叹怎么这命越好的人,走的路子越顺当呢。

  「后来,一来二去的,我们就熟了,有一次去他家吃饭的时候,我那个干爹和我们谈起我的工作的事,杨朔一个劲的说让我在家里就行了,而我却不愿意,我想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如就顺水推舟。干爹问我想不想在学校里工作,刚好市五中的团支部缺一个干事,有编制的,如果我愿意,不用考试,他一句话就可以把我安排进去。」

  「你是摊上好事了……」我点点头说道。

  「嗯,后来很顺利的,我就入职了,我很努力,很珍惜这份工作,学校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一一过手,学校领导也挺喜欢我,偶尔也发发奖金什么的,而且一发至少都是几千,我明白,学校领导也明白,我的这个身份对他们有好处,他们是在巴结我。」

  「黑色利益链……」我有些无语。

  「说实话,学校的事情并不是很忙,做顺了也就很简单了。后来,有些区领导来学校检查工作,学校领导觉得我长得比较标致,而且酒量也不错,就让我去陪领导喝酒。」

  我一听到这里,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这里要是不出事,才叫邪门呢,我没有打断未未的话,只是继续听着。

  「我们市五中有土家族学生的硬指标,每年接收土家族民族学生200个。有一次,区领导来学校视察工作,学校领导又让我去陪着吃饭,当时我们是在当地最好的一个农家乐吃的饭,那里的鱼和虾做的很地道,酒桌上那些事情你也知道,就那么回事,我只能陪着笑脸,不过我的酒量很好,不怕他们把我灌醉。」
  「你这样陪领导吃饭喝酒,杨朔没有埋怨过你?不和你吵架?」

  「当然不是,有一次我回来晚了,他就和我发了一通邪火,我们还冷战了很长时间,后来还是我主动向他表示和好的,我知道他爱着我,他这样也是考虑到我的处境,谁让我就是个不甘心的倔丫头呢。从那以后,我就很注意自己回家的时间,如果要回来晚了,我就会提前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给杨朔,他也就放心了。 」
  「这样是最好的……」

  「就是那一次农家乐的经历,毁了我一辈子!」未未的眼神里充满了仇恨。
  「发生了什么事?」我心里一紧。

  「那天在农家乐吃完饭之后,几个领导已经有些迷糊了,可是我还是很清醒。其中一个胖子提议去KTV唱歌,还点名让我陪着去唱歌。我本来要拒绝的,可是校领导只给我使眼色,让我陪着去,我心里明白,这几个区领导手机攥着一笔民族学生助学金款项,一个学生一年拨4万,200个学生就是800万。」
  「这么多钱?你让你干爹一句话不就解决了?还费这么大劲干嘛?」我有些不解。

  「我干爹是市教育局的局长,区里给学校拨款,他插不了手,否则,我也不会亲身试险了。」

  「哦,那后来呢?」

  「后来,我不得已,就只能去陪这几个区领导唱歌。谁知道还没开始唱歌,那个胖子就叫了十几瓶洋酒,还点了很多海鲜烤串,摆在桌上。那这个区领导一个个肥头大耳,身宽体胖的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吃肉喝酒,还不怀好意的灌着我,期间我都跑去厕所好几趟了,吐的我胃都发颤。」

  「你们的校领导呢?他没管你?」

  「他倒是想去,可是那些区领导谁搭理他?无奈之下,只能我一个人去陪酒陪唱了。」

  「那么后来你成功脱险了吗?」我很关心这个问题。

  未未抿着嘴,脖子一顿一顿的,直打着抽抽,眼泪啪嗒啪嗒的就往下落。
  我心里很不好受,而且已经预料到接下来发生了让这个女孩无法接受的事情,她这么一个乡下小女孩,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城市,完成了自己的蜕变,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如果内心不够强大,就会被这个污浊的世界所吞噬。而她,一个初涉世事的小女孩,却一直在这个大染缸里苦苦的挣扎。

  「未未……如果实在伤心,就不要说了……」我把未未搂在怀里,想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这也是我仅仅能做的。

  「不,我要说!」未未狠狠地一抹眼泪。

  「我也不知道自己吐了几次,我感觉到自己的胃实在是吃不消了,就连连摆手,说不能再喝了。可是那个胖子,还是劝我喝酒,还说这是最后一杯,喝了就送我回去。我想了想,喝就喝吧,我端起了最后一杯酒,就仰头喝了下去。」
  我静静地听着,未未说话的声音不再哭泣,反而显得更加坦然。

  「喝完酒之后,我就天真的以为可以走了。可是,那个胖子却拉着我不让我走,并且捏着我的屁股,还用手摸着我的大腿,摩擦着我的大腿内侧,我的反应很强烈,自己都可以感觉到下面湿了起来。我委婉的拉开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这样,可是他不但没有停止的意思,而且变本加厉,直接从我的脖子里伸了下去,那天我穿的是低胸装,他的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咪咪,还用手指头搓着我的乳头,顿时,我觉得脑袋天旋地转。我趁着自己还有点清醒,就一把打开了他的手,拎着小坤包进了厕所,身后传开了一阵哄笑声。」

  「难道那个胖子在酒里……」我把手攥得紧紧的。

  未未点了点头,可是她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可能在她的内心深处,已经完全释然了。

  「我把厕所的门反锁着,手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我哆哆嗦嗦的从包里拿出手机,想给杨朔打电话。」

  「对!给他打电话!」

  「我倚靠在厕所门背后,双腿已经无力了,只能一屁股坐在地上,门外那几个区领导还不停的敲着门,喊着我的名字,我的心里紧张极了,手已经不听使唤的哆嗦起来,我拿出手机,想找出杨朔的电话,可是,我刚拿出手机,眼睛就开始犯迷糊,手机上的字我已经看不清楚了,越来越模糊……直至我闭上了眼睛,那种感觉很奇怪,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头沉甸甸的倒了下去,清晰的听见外面那几个领导的敲门声和说话的声音。我的身体已经由不得我去控制,慢慢的靠着门倾斜下去,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那后来呢?」

  「我躺在厕所的地上,心里很明白自己的处境,我已经把门反锁了,他们是进不来的,我想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清醒过来以后,可以打电话给杨朔。」
  「嗯……」

  「那个药的效力实在是太大了,我有好一阵子没有缓过劲来。我听着他们几个在门外嘀咕着什么,好像是在叫服务生拿开厕所门的钥匙。没过一会儿,厕所的门就打开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门使劲的往前面推搡着,几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我感觉到自己的腿,屁股,腰,背,胳膊都被一双双大手抬起,整个身子轻飘飘的浮在了空中被他们移动着,接着被重重的甩在了沙发上……」

  我的心里紧张极了,后面发生的事情我真的不敢想象,未未,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呢?后面的剧情又将是怎样的呢?

  各位看官,此章已毕。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分解。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