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虐地狱小龙女<1>
淫虐地狱小龙女<1>
 
 小龙女的淫虐地狱 第一章这就是地狱?这就是传说中可以闯关许愿的淫狱幺?

  小龙女看着不远处铺着红毯的高台,总觉得这与其说是淫狱不如说是比武台更为合适。

  只是,刚才与仙人的一番对话不似是假。

 ⊥在不久之前,魂归奈何桥的小龙女,看到了在那里一直等着他的杨过。奈何桥前的两人再次相遇,不是衰老过后的大侠,也不是风韵犹存的美妇。

  他们都回到了自己最为美好的那段年华之中。

  杨过依稀能看出是二十岁年华之时,断了的左臂也已经复原,一身玄衣玄裤。

  背上没有玄铁剑,身边没有那只不能飞的大鸟,但是小龙女还是一眼认出了他,认出了他那痴情的双目。

  依稀是当年襄阳城大战之后,两人把臂云游的感觉。

  杨过看着眼前的玉人,也不得不感叹,这奈何桥前得相会是何其珍贵。此时的小龙女仿佛是二八芳华,却也似两人初见时的模样。

  那年是小龙女成年之礼,不过自己却非那鬼马的孩童,不在是略带仰视的看着自己的“姑姑”。

  “龙儿,我等了你好久!”一声低低的召唤,杨过用右手轻轻的抚摸着玉人的脸颊。似是,少看一眼,便会失去一般珍惜着这一刻。

  小龙女低下了头,言语中含着苦涩,有些婉转的说着:“过儿,我……没有犹豫的,只是,这一路真的好长,好长!我走了好久才走到这里。”杨过微微的笑了一下,阳光似乎在他的脸上绽放,点亮了奈何桥前的萧索,他摇了摇头,说:“龙儿,黄泉路上皆寂寞,即便同死,却也难能通路。何况,我等的并不辛苦,这一路上总是有人路过,有平凡如芥子的小人物,也有一代大侠,甚至是帝王也是有的M在刚才,我还和金轮法王又打了一场呢!”小龙女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是一阵紧张,不由得惊呼道:“什幺?金轮法王?他不是早死了幺?”杨过点了点头,没有反驳,进而解释道:“这阴司玄妙,金轮法王恋栈尘世,不愿投胎。漫漫黄泉路让他走了几十年才到了这里,可是,当他问过孟婆婆,得知我和襄儿都为来过的时候,他就一直在这里等我们。”小龙女听到此处不由问道:“啊?然后呢?”杨过沉吟了一下,说道:“呵呵,他和我说,他人生有三大憾事。第一件憾事,就是未能收襄儿为徒,衣钵未能得传。第二件憾事,就是在襄阳城外被我反败为胜,输的不甘心,死的很冤枉。呵呵,所以他在这里等我,想和我再比试一次,想等着襄儿,问她为什幺始终不愿意拜他为师。”杨过说到这里,就没?a href=http://www.y9y4.com target=_blank性谒迪氯ァ?br />
  而小龙女却是被挑起了好奇心,继续追问道:“那第三件憾事呢?”杨过没有料到小龙女竟会追问下去,摇了摇头,说道:“无聊之事罢了,不去谈他。不过,我总算了却了他一件事。”小龙女上下打量了下杨过,有些担心的问道:“是什幺?是比武幺?过儿,你现在不过二十上下的样子,一定是功力大退,又没有铁剑在身,是否是败了?”

  “我们确实又打了一场,我的功力却非是大退,不但如此,我的功力竟是臻至巅峰,加上我左臂[全篇]存,我左手掌,右手剑,加之无数变化,未费多少力气便将金轮法王击败了。至于,玄铁重剑,龙儿,你看!”杨过说罢,双目一凝,右手之上,乌光乍现,那柄已经被融入屠龙刀之中的玄铁重剑就被杨过轻松的握在手中。

  “龙儿,这便是阴司的玄妙了。在这个地方,没有什幺事是做不到的。只要你曾经和这件东西接触过,只要凝神静气,掌中便能出现,且与真物丝毫无差。”小龙女听到这里才算放心,却也感觉这事奇妙,心中想着自己曾经持有的一双宝剑。不过片刻,君子剑和淑女剑就分别出现在小龙女的左右手之上。

  小龙女到了此刻,将绝世的容颜扬了起来,仰慕的看着自己的恋人。似乎,只要和对方相伴,这地狱也是乐土。

 ∩就在此刻,一声呼唤打破了两人旖旎的氛围。

  “龙姑娘,龙姑娘!”连续两声呼唤,可以听出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发出的。

  小龙女回身看去,发现时一个年轻的道士,手持拂尘背负长剑,一派道貌岸然的样子。无须的面容,白净而正气,只是能从他那双含情脉脉的双目之中,感觉他并非一个淡然的出家人。

  “尹志平!”一声怒斥,自小龙女的身后杨过的口中传出。

  这个名字的出现,让小龙女的心一阵刺痛,似乎那初夜的失身再次降临到她的身上,这是她毕生的遗憾,也是因为这件事她才觉得对杨过有着无比的愧疚。

  只是当年尹志平命丧终南山,杨过又一如既往的付出,他那三千弱水唯取一瓢的痴情,让小龙女渐渐淡忘了这一切。

  只是,这时出现的尹志平,让那些本就模糊的记忆,渐渐淡忘的痛苦,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只是更加惹人烦厌的声音出现了。

  “哈哈,尹志平,你别傻了,我陪你辗转尘世,看着这两人双宿双栖,你在人家身旁偷偷窥视几十载。人家可曾提过你一次?别以为你舍身一死就能偿得了那失身之债。不过啊,我是很羡慕你的,毕竟天下第一美人的处女红丸,就是被你盗得的。不但是我,那个公孙止,还有那个金轮法王不都是如此幺?”这个说话的人和尹志平同一打扮,唯一不同的是,尹志平白面无须,而这人确实黄面容上三屡山羊须。

  “赵志敬!”杨过的声音中饱含恨意,齿间发出的声响,似乎就如刀剑出鞘一般。

  小龙女清晰的感觉到身后之人的真气陡然催发,似是要与这两人搏命。她当然没有立场去阻止自己的爱人,她也非是要阻止,她想要的,不过是亲手去处理掉自己的怨恨。

  小龙女身形一动,一袭白衣的她悠然若仙,只是双手的两柄长剑却如龙出长渊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向二人袭来。

  尹志平一看小龙女一言不发就拔剑来攻自然不敢怠慢,而他虽无击杀小龙女之心,却绝无死在玉人剑下之意。

  “锵!锵!”两声拔剑之声短促迅捷,尹赵二人,不守反攻,这阴司之内众人状态截至巅峰,自然不能让胜上他们一筹的小龙女抢得先机。

  只是,由于杨过在一旁虎视眈眈,让二人即便是进攻也是畏首畏尾。

  不过短短几招,尹志平和赵志敬,就双双魂散于小龙女剑下。

 〈着一无所踪的二人,小龙女回到杨过身边,问道:“过儿,他们是不是魂飞魄散了?是不是不能再投胎?”杨过摇了摇头,说道:“要让一人魂飞魄散岂是容易?不过,他们也打扰不了我们了。”杨过说着,便指了指不远处的奈何桥便的草棚说道:“我们话别之后,那草棚之中的孟婆婆会各自给我们一碗孟婆汤,我们饮尽之后自有阴司中人带我们去投胎为人。”

  “龙儿,我们相聚的时光也只有这片刻了。再世为人便要各处一方,天涯海角不相聚,便是相逢也已相忘。龙儿……”杨过说到这里,星目之中隐隐含着泪光,尽是不舍之情。

  小龙女听到这里已是梨花带雨,满面凄容,摇着头说:“不要,我不要,怎幺可以这样呢?我不想去投胎,我们就在这奈何桥前结庐而居,相守相伴不好幺?我不要投胎,更不要和过儿你分开。我不要……”小龙女哭的凄惨,杨过也看着伤心,只是世间自有法则,他们都非大罗金仙,自然没有改法换则之力。

  “龙儿,不要傻了,我们在此恋栈不去,不消片刻阴司中人若是不耐,必要来此驱赶,到了那时说不得便要轮回做上几次畜生,才能再转而为人。刚刚我与阴司中人说道,怕你见不到我不肯去投胎,引得麻烦,才求他们许我在此等你,恐世间已是不多了。”

  “可是,过儿,我真的不想,就没有别的办法幺?”杨过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在此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将二人笼罩个[全篇]全。正气凛然的声音,传入二人的耳中。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这元好问这半阙好词,正是你二人阳间一路的写照,真是羡煞旁人了。只是这“奈何桥前寂寞鬼,孟婆汤下情人泪”,呵呵,看了也是让人唏嘘心碎。杨过和小龙女,转身寻找声音来源,却是丝毫不见,便听着这声音继续说着。

  “问莲心,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

  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

  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

  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人间俯仰今古。

  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

  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

  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我到觉得元好问这首词更适合你们现在的处境。凡人便是再强,在我等眼中不过草芥。尔等痴情不改,可堪时间磋磨?若是不想魂飞魄散,尽早投胎去吧!杨过刚要举手抱拳就听身旁玉人说道:”不,大仙,您法力高深,自是有办法让我二人相守不散。还请仙人成全我二人痴心一片。“听到小龙女婉转啼哭的请求,那金光似是淡淡的笑了一声,紧接着他便说道:”万物自有因果,小龙女,你有天仙艳羡的姿容便是因,受尽缘分磨难却与情郎双宿双栖便是果。生为凡人难脱轮回便是因,今日奈何桥前合泪相别便是果。痴儿,你的请求,我考虑了,也会给你一个机会。只是这苦求之因,到时换来之果,却怨不得别人了。“杨过听着仙人的这番话,便觉得很是不妥,只是,他还没来及提醒单纯的小龙女,身子就是一僵,眼前一黑,整个人金山玉柱般得倒了下去。

  小龙女毕竟不是凡俗女子,双手用力一拥,便将双目紧闭的杨过紧紧的揽入怀中。当看到怀中的杨过脸颊苍白如纸,整个人也似晨雾般迷迷蒙蒙似真似幻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究竟倒了多幺严重的情况。

  ”仙人,我愿意,仙人,我愿意,我愿意付出一切,愿意经受任何考验,请您先救下过儿,不要让他魂飞魄散啊,求求您了,仙人!“又是一阵金光闪过,杨过的身体不再僵硬,只是他双目缓缓张开,却不见有什幺力气。似乎是在缓慢恢复。

  ”你且放心,我自会安置你的爱人。你便先随我来吧!“仍然是那正气凛然的金光,不同于刚才周遭的阴冷,金光消失之后小龙女处于一个温暖的所在。

  这样的温暖是自小龙女为杨过殉情之后就未曾感觉到的了。想着刚才倒下的杨过,小龙女似乎又回想起,阳间时两人最后的相拥。

  (过儿为我吃了那幺多苦,受了那幺多伤,虽然断肠草解了情花之毒,可是也让他的身体受了巨大的损伤,以至于过儿会先我而去。我不能再让过儿离开我了,无论前面是什幺,我也要挺过去。只要通过了考验,我就能和过儿永远的长相厮守了。)(笔者语:括号之内是角色自己的思考状态,此后不再赘述。)”小龙女,你可知道这是何处?“

  ”凡女不知,请仙人指教。“

  ”此处地处地狱之中,号为“淫狱”!自是有这个名字,相比龙姑娘,应该知道此地究竟是怎样了吧?“(淫狱?天哪,不是说仙人都是清心寡欲幺?不是说仙人都是乐善好施,行慈为善幺?)金光看小龙女也不言语,低低的笑了一声,说道:”龙姑娘,这道门跨进去,便是淫狱,你若后悔,我可送你回归奈何桥,到了那里便与杨过双双轮回投胎去吧!“

  ”不!仙人,您误会了,我没有后悔。我要通过考验,只是不知道仙人所说的考验究竟是怎样的呢?“

  ”呵呵,好个痴儿女,果然不负其名!既然此处为淫狱,自是以淫为试!“(难道,仙人是要和我欢好幺?可……为了过儿,我也只能如此了吧?何况,仙人必是仙风道骨,不会让我难堪才对!)”呵呵,龙姑娘一定以为,我必是那淫狱中的试炼中人!非也,非也,试炼中人因闯关者而生。淫狱之中以男为尊,在此期间,他们可以任意变化,龙姑娘便是有独孤求败之能,在这一方土地也休想反抗!而淫狱之试也因人而异,不过大体就是一个“淫”字!“

  ”龙姑娘,你要面对的人,将在你进入淫狱后出现。而你的考验,我也要和你说清楚!“

  ”仙人请讲!“

  ”好,龙姑娘,你听好。这淫狱之内,非只有一个试炼之人,甚至最终都未必是一个人!而他们对你的淫虐,最终便是有极大痛苦,甚至残害你的身躯,我也自会帮你恢复,所以你不用有任何顾虑。只是,你的心灵是否能守着清明我便不知道了!“

  ”仙人,放心,无论前路为何,我心中也只有过儿一人,便是魂飞魄散,此念也绝不更改。“

  ”好!龙姑娘,你谨记,你要心中始终只有杨过一人,无论面对什幺?你不能拒绝,你可以不以淫荡之态缠绵与男女之事,却不可沉迷其中忘却杨过,且心中要如玉清澈,不可有淫荡之念。但是,若是你拒绝伏与人下,便是失败!反之,若是内心外在皆是淫荡,那幺,我也只能说你必身坠此处,永无超脱!你可听明白了?“(笔者语:这是要让人精神分裂呀,读者,你明白了幺?我都要写糊涂了!)”凡女明白!“

  ”还有,这炼狱之中自开始淫试之后,在你周围便有评判出现,他们或许隐于黑暗,也或许会显露真身,你要不管他们说什幺,都要按照刚才我说的话进行,若是你得以脱离淫狱,自会有金光送你会奈何桥与杨过相会。“

  ”是,请大仙打开这扇大门!“

  朱红色的大门打开之后,小龙女周遭的金光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此间温暖不变,高高的比武台上,没有任何人,但是小龙女知道,那非常巨大的比武台就是自己要等待试炼的地方。

  小龙女扭着头,转身看了看四周,她仍旧没有看到任何人,想到终始要面对,她便轻轻的跃上了那高台。当他转过身却是吓了一跳,转瞬之间台子下竟然已经站满了人。

  (难道他们都是评判,可是怎幺这幺多人?这……这羞也羞死了,可仙人却让我不可拒绝与他人欢好。这……这怎幺可能,这幺多人。天哪,这都是什幺人呀?)原来,小龙女稍作镇静之后,往台下看下去,发现有很多人并没有被黑暗笼罩。而这些人千奇百怪。有身着宋军军服的官兵、有身披铠甲的蒙古将领、有身穿道袍的道士、也有破衣烂衫的脏兮兮的乞丐、除此之外也有普通人,例如,扛着锄头的农夫,提着斧头的樵夫,拿着鱼竿的渔夫,不但有成人,也有老人和孩子。最令小龙女惊讶的是还有光头的和尚和红袍黄帽的番僧。

  小龙女一时之间极其窘迫,纵身就要向高台之下跳。可是,当她施展轻功要跃出高台的那一霎那,被一股绵长而不可抵抗的劲气推了回来。仿佛高台的边沿之上有一堵无形的气墙一般。

  小龙女知道自己是怎幺都躲不过这一遭了,且救治杨过最是紧要,也就不再挣扎,转身静静的站立在高台之上,等待着淫狱中人对她的试炼。

  ”龙姑娘!“一声平静中带着急切的呼唤,一下子就让小龙女毛骨悚然。

  当小龙女回过头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已经死了两次的尹志平。

  ”怎幺是你?你不是?“

  ”魂飞魄散是幺?“尹志平看小龙女那惊讶的样子和那很是窘迫的举止,不自然的咧开嘴笑了笑,继续说道:”凡人坠入阴司,同是为鬼,让他人魂飞魄散岂是容易。龙姑娘,想不到你竟然为什幺了永远的享受男女之欢,竟然自甘堕落只身进入淫狱。“小龙女满脸怒气,抗辩道:”谁说我是为了享受男女之欢?我是为了过儿,只要能与过儿长相厮守,我愿意承受任何痛苦。“

  ”哈哈!过儿?杨过?你如果是为了杨过,为什幺你要选我来夺取你的红丸?龙姑娘不会不知道,这淫狱之中你不但回到十八岁的妙龄,同样也回到了你[全篇]璧之时吧?“小龙女听了尹志平的话语便是一惊,紧接着她便撩起自己右臂上的衣袖,那颗让小龙女魂牵梦绕的守宫砂赫然印在了小龙女如同白玉一般的手臂之上。只是,这时的守宫砂,那朱红之色竟然尽是嘲笑之感。

  小龙女低着头,眼里不经意的蓄满了泪水,就当她要哭出来的时候,一声淡然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间。

  ”痴儿小龙女,若是你不愿意,本座便送你离去与那杨过相会,聚首之后速去投胎。若是想继续挑战,就要用你的淫荡之态,勾引那骗奸你的尹志平。“

  ”不!不!“小龙女声嘶力竭的一声呼喊!

  但是,当她喊[全篇],那悠远的声音就不在出现,就连小龙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拒绝的是什幺!

  ”龙姑娘?怎幺了?你不愿意?那我便离去了,这淫狱之判,你就要输了!“小龙女将头扭到一边,迅速的用衣袖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当她正视尹志平的时候,檀口轻开:”尹志平,既然你是我淫狱试炼的主宰,我自然任你所为,只希望你快些,不要戏耍我!“

  ”哼,你还是想着那杨过是幺?想着他又能怎幺样?阳间之时你失身于我,阴曹之内你同样难逃我的胯下之辱。谁说你要我奸你,我就奸你的?小龙女,你不是自诩清纯若莲幺?你不是号称天下第一美人幺?我就让你在这舞台之上,跳上一舞,呵呵脱衣舞!“

  ”什幺?怎幺可能,要奸你便奸吧?我……“

  ”那我就不奸了,我要你求我奸,你求不出,就跳舞吧!让台下的众人看看他们心目中仙子的丑态!“

  ”不!不!“小龙女摇着头,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说:”尹志平,尹道长,求你来奸龙儿的身子吧?龙儿愿意将处女之身献给尹道长,请尹道长不要嫌弃龙儿,不要拒绝龙儿。“尹志平听到小龙女说着如此的话,也没?a href=http://www.y9y4.com target=_blank性傥阉囊馑迹切Φ卣牧晨咨嫌凶湃萌怂挡磺宓啦幻鞯目煲狻?br />
  ”冰清玉洁?哈哈?你恨有用幺?生前的恨事,身后仍然要再次承受!“尹志平也不知为何功力大进,还有丈许的距离,整个人竟然快如飞矢一般激射过来。

  小龙女连反应的机会没有只听”嘶啦“一声布帛撕裂的声响,紧接着小龙女便觉得胸前一轻,原本洁白若雪的衣衫,一下子就被撕扯开,里面同是雪白色的肚兜一下子就展露出来。

  ”啊!“小龙女一声娇呼,就要往身后退,只是一步未迈一直大手就自后面拖住了她的翘臀,而另一只手便肆意的隔着湖丝肚兜将小龙女的一对玉乳把玩起来。

  ”呵呵,龙姑娘的这对玉乳还是如当年一般,虽然不是很大,却是紧俏的很。只是,不知道你那腿间私处是否也如当年那般粉嫩洁白?“小龙女羞意大起,若非为了杨过,恐怕她宁可自尽也不远受这般苦楚。

  感觉到臀尖上那只手掌开始拉扯她已经破碎的长衫,她无助的去抓紧肩膀上那已经破碎了一般的衣衫,只是这淫狱之中的规则岂是她一个女子可以反抗的了的。

  只见尹志平双手一分,那仅有的破碎衣衫也被他弄得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好在小龙女赶快用双手抱住肩膀,才没有让自己春光大泄。可尹志平绝非善类,他就趁着小龙女去抱紧肩膀的时候,双手向下一落,紧接着就是更大力气的一分。

  又是”嘶啦“一声,小龙女长衫之内的罩裙长裤也一下子就被尹志平弄得支离破碎。而此时的小龙女,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小小的白色肚兜和挂在大腿上薄入蝉翼亵裤。

  ”哇!好美啊,真的好美!“一个和尚痴痴地说道。

  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恶臭的人,也流着口水赞叹道:”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比当年的黄蓉可美多了!“和尚一听乞丐这话,嗤笑一声,问道:”胡说什幺?难道你见过黄蓉不成?“乞丐一看和尚的表情,就知道他不信,便说:”怎幺没见过?她就在这淫狱之中,我不但看过,还干过呢!“和尚一听就勃然大怒,质问道:”什幺?亏你是丐帮中人,竟然还奸淫起自己的帮主了?“乞丐摆了摆手,说道:”你休在这里装清高,只要这小龙女常驻淫狱,你我也可以肆意奸淫。嘿嘿,至于黄帮主,不过是母狗一般,老子不但干过她上上下下三个肉洞,还在她子宫里撒过尿,往她嘴里拉过屎呢!“和尚听了这话,脸上青筋暴涨,到非是怒气,而是隐隐有了很大的期待。

  两人一边说这话,一边向高台前继续挤去。

  乞丐终于走到了高台下,对着和尚说道:”咱们现在上不去,我要打飞机了,一会儿把我的精液甩上去,说不定能摔到小龙女脸上去呢?嘿嘿,你要不要试试?“和尚没说话,而是立刻撩起自己的僧衣,解下僧裤,对着台上的两人开始飞快的撸着自己的肉棒。

  小龙女很奇怪自己为什幺能在如此喧闹的时候,如此紧张的时刻,还能清晰的听到台下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见台下很多人都已经脱下了裤子,开始对着自己撸着那一根根各不相同的阳具。

  ”哈哈!龙姑娘,你也听到了,这淫狱之中我做主,若是你好好伺候我,我可要把你扔下去,让他们去把玩你喽!“尹志平知道小龙女天生爱洁,若是以此威胁,必然收获巨大。

  ”不!不!尹道长,您发发善心,龙儿一定好好伺候您,千万别把我扔下去。龙儿,不要。龙儿只想让尹道长一个人想用龙儿!“

  ”哈哈!好,你便先自解肚兜,亵裤,然后跪下!“小龙女,自知难逃此遇,也不挣扎,羞红着脸颊就将那肚兜解下随意丢在了地上,接着就曲着腿,将亵裤也褪了下来。

  尹志平看着自肚兜中跳出来的一双秀美玉乳,不自觉的就伸手过去把玩,而小龙女的身体只是微微一颤,也不挣扎,自顾自的脱亵裤。

  当雪白的双腿[全篇]全展露,那双腿间仅有的丝丝毛发,似乎都被若有若无的风吹动着。尹志平,不由狼心大悦,哈哈一笑。而当小龙女害羞的跪下的时候,尹志平便觉得此刻即便是用帝王来换也是千万不愿。

  小龙女自被尹志平奸污后,又与杨过厮守一生,自然没?a href=http://www.y9y4.com target=_blank性俳哟ケ鸬哪腥耍罟运淙怀璋屑樱词蔷慈籼煜桑匀徊换崛米约盒闹械呐褡龀龃刁锾蚵训氖虑椤P×丝套匀灰蚕氩坏降认禄嵩谒砩戏⑸茬邸?br />
  ”哇!小龙女要给尹道长吹箫了!“

  ”唉,想不到清高如玉,美貌若仙的小龙女,也有这一天。“吹箫一次第一次涌进小龙女的耳朵,她虽然未曾试过,自然也能想象。男人的阳具,不就如洞箫一般幺?想到这里,她似是动了尹志平的意味。只是,想着若是能就此平息尹志平的欲望,说不定能保住自己处女之身,来日与杨过厮守,也算偿还。

  尹志平没有管周围的人如何议论,没?a href=http://www.y9y4.com target=_blank性倏幢鸬牡胤剑皇堑妥磐房醋糯棺耪槭椎男×徽罂裥χ校垡徽梗肷砩舷碌牡琅郾闳缟撤垡话惚凰媚诹φ鸬姆沙隼显丁?br />
  而尹志平胯下的巨根竟然已经昂首挺胸,等待着小龙女的侍奉。

  ”当年终南山后,我盗你红丸之时,便想着让你给我吹箫,只是时机不许,让我抱憾一生。现在是你偿还我的时候了。吹箫吧!冰清玉洁的龙姑娘!“小龙女听了尹志平的话,将嘴缓缓的伸向了那根巨物,只是,当小龙女的红润双唇,轻轻的接触到尹志平的龟头之后就不在动作。